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云南知青网学术科技频道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大浪淘沙

聖學根之根

[复制链接]

31

主题

955

帖子

2099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099
 楼主|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全文
粵自盤古,生於太荒。首出禦世,肇開混茫。
天皇氏興,澹泊而治。先作干支,歲時爰記。
地皇氏紹,乃定三辰。人皇區方,有巢燧人。
太昊伏羲,生於成紀。時河出圖,用造書契。
八卦始畫,婚娶以正。
炎帝神農,以薑為姓。樹藝五穀,嘗藥辨性。
軒轅黃帝,生而聖明。擒戮蚩尤,神化宜民。
六相分治,律呂調平。五幣九棘,泉貨流行。
麟鳳顯瑞,屈軼指佞。在位百年,文明漸興。
少昊顓頊,帝嚳高辛。
唐堯崛起,嗣摯而升。屋茅階土,飯簋啜鉶。
華封致祝,蓂夾生庭。童謠叟歌,蕩乎無名。
有虞舜帝,克盡孝敬。象欲殺兄,帝愈恭順。
登庸受禪,陳鼓設旌。能進元愷,殛誅四凶。
敬命九官,欣歌南風。迨南巡狩,蒼梧考崩。
夏禹儉勤,績昭治水。嗣舜登位,建寅絕旨。
鑄鼎象物,拜善泣囚。一饋十起,典則貽後。
啟能敬承,徂征有扈。
太康屍位,荒逸滅度。後羿畔距,仲康承祚。
羿逐帝相,卒為浞弑。浞複弑相,王后奔仍。
生子少康,滅浞中興。
迨帝孔甲,淫亂豢龍。
傳至履癸,尤為無道。成湯伐暴,放于南巢。
有夏之世,更十七王。曆四百年,至桀而亡。
猗歟商湯,解網三面。用寬代虐,刑儆風愆。
銘盤惕己,鑄金救黔。大旱躬禱,六事格天。
元孫太甲,顛覆典刑。放桐自艾,歸亳稱明。
太戊修德,祥桑枯殞。祖乙盤庚,繼世賢君。
傳至武丁,恭默思道。蔔相得說,鼎耳雉鴝。
反己修德,商道中興。
數傳至紂,暴與桀增。寵溺妲己,酒池肉林。
誅忠囚善,炮烙嚴刑。
曆六百年,二十八君。天命既改,商祚告終。
維周文王,生有聖德。問安視膳,孝道允克。
出獵得師,演易垂則。
虞芮質成,歸四十國。三分有二,終守臣節。
武王觀兵,白魚入舟。孟津既會,勝殷遏劉。
族閭封墓,釋箕子囚。散財發粟,歸馬放牛。
成王嗣服,禮成樂備。康王克纘,四海刑措。
昭王溺楚,穆作祥刑。
傳至孝王,非子封秦。逮于夷王,覲始下堂。
厲王暴虐,民口思防。宣王中興,海內向風。
幽王昏亂,弑於西戎。
平王東遷,賞罰不行。齊晉秦楚,強伯專征。
孔聖作經,托始于平。
桓莊僖惠,襄頃匡定。簡靈景悼,敬元貞定。
哀思考王,弑逆多釁。
威烈繼立,三晉初命。王室式微,七國相晉。
曆安烈顯,爰及慎靚。儀秦縱橫,孟軻守正。
傳至赧王,二周淪亡。年逾八百,三十七王。
秦始稱帝,以呂易嬴。併吞六國,專尚刑名。
焚書坑儒,北築長城。阿房方起,沙丘殞身。
李斯矯詔,二世稱尊。望夷遇弑,秦祚逐傾。
漢高起兵,破秦滅楚。三章約法,群才協輔。
時有三傑,蕭何信良。經營五載,帝業用成。
惠帝嗣位,過於柔仁。遭母殘虐,嗜飲棄政。
呂後臨朝,諸呂擅權。平勃交歡,劉氏以全。
太宗孝文,恭儉寬仁。建賢勸農,加惠元元。
景帝遵業,刻薄匪臧。廢後易儲,七國跳樑。
世宗孝武,雄才大略。初向儒術,董生對策。
協律定呂,祀郊興學。
繼志神仙,複窮武功。才臣競起,馳騖奮庸。
湯禹定令,相如賦雄。武騫奉使,汲鄭質直。
衛青去病,揚名戎狄。至於受遺,霍光日磾。
晚節知悔,得人最盛。輪台一詔,國本用滋。
孝昭幼沖,天資明敏。辨忠識詐,惜年不永。
孝宣勵精,繼續中興。擢用儒臣,望之梁丘。
以文章顯,劉向王褒。
安世充國,魏相丙吉。
定國延年,將相是職。黃霸廣漢,龔遂翁歸。
張敞延壽,治民莫追。惜開三釁,德教有虧。
孝元嗣位,寵任宦戚。優柔寡斷,忠良廢斥。
成帝耽色,王侯專恣。匡衡劉向,諫若罔知。
迨至哀平,王莽偽恭。篡十七載,光武興戎。
恢廓大度,芟刈群雄。崇儒禮賢,俊義奮庸。
伏湛循良,卓茂行誼。馬援大才,宋弘重義。
劉昆郭伋,杜詩張堪。一時郡守,允稱興賢。
建武永平,吏事深刻。
郭後廢易,馬援讒隙。中興之美,史臣致惜。
明帝幸學,三老五更。執經問難,冠帶環門。
雲台紀勳,二十八人。元功鄧禹,迄于劉隆。
劉平善政,班超立功。驚戎廉范,拜井耿恭。
肅宗寬厚,惜少剛德。寵任竇憲,用啟外戚。
和殤安懿,順用閹宦。沖質不祿,無庸多責。
時有數賢,俱擅美名。南陽朱季,毛義鄭均。
楊震清節,黃憲量深。虞詡增灶,張綱埋輪。
桓帝不君,李杜下獄。
梁冀雖殄,五侯肆毒。賢人忠憤,卒成黨錮。
潁川四長,荀氏八龍。范滂攬轡,李膺高風。
崔寔政論,劉寵一錢。陳蕃下榻,劉寬蒲鞭。
黨人議起,獄系名賢。宦寺擅權,流毒縉紳。
忠臣義士,駢首就戮。
乃召外兵,以定王國。虺蜴雖除,虎狼入室。
獻生不辰,乾綱替陵。黃巾四起,宇內靡寧。
董卓既誅,曹瞞肆凶。
上弑母后,九錫自專。曹丕嗣位,遂移漢祚。
時維玄德,中山苗裔。起兵討賊,關張結義。
三顧孔明,克取蜀地。
亦有孫權,繼兄開業。瑜昭同輔,東吳稱傑。
三分天下,鼎足而立。承漢正統,必歸昭烈。
後帝昏弱,初任孔明。姜維嗣之,中原九戰。
寵用黃皓,遂致淪陷。
晉之世祖,為司馬炎。篡魏滅蜀,君臨百官。
始尚仁儉,志怠平吳。雜戎內居,卒召五胡。
迨至惠帝,賈後牝晨。禍起宗室,八王樹兵。
李雄繼起,張方劫君。越還帝駕,中毒而崩。
厥弟懷帝,天資亦明。時違勢逆,行酒狄庭。
湣帝嗣立,出降劉曜。逖侃諸賢,亦罔克效。
元起江左,鮮志中興。王敦謀逆,未能討平。
明帝繼之,躬殄不釁。
成帝嗣立,逆謀蘇峻。向非溫嶠,何以存晉。
康帝二載,穆帝幼齡。
哀皇帝奕,簡文孝武。桓溫跋扈,安石輔政。
苻堅入寇,玄石殄寇。至於安恭,遂失神州。
劉裕篡晉,為宋高祖。清儉寡欲,嚴正有度。
義符見廢,傳位於文。乃殺道濟,壞其長城。
孝武起兵,誅劭而立。子業狂暴,壽寂弑之。
明帝在位,殘殺無厭。蒼梧遇刺,順帝稱禪。
篡宋為齊,蕭氏道成。
武帝既歿,昭業昭文。俱未善終,明帝嗣興。
東昏追廢,亡於寶融。
梁祖蕭衍,同泰捨身。逼于侯景,餓死台城。
簡文被弑,繹帝江陵。傳至敬帝,遂禪于陳。
霸先創國,兄子嗣位。末帝叔寶,淫虐肆非。
周將楊堅,目如曙星。始篡周位,後覆滅陳。
為隋文帝,明察臨民。
楊廣弑逆,淫酗色荒。狩于揚州,身殞國亡。
帝侑帝侗,虛名空存。李淵篡位,隋祚遂傾。
唐祖舉兵,始自晉地。六年之中,海內鹹義。
世民承位,廟號太宗。除亂致治,功德兼隆。
開館延才,群賢協恭。房杜善斷,馬周切理。
王珪確論,魏徵剛直。
德參陳謨,玄素回天。惜多慚德,禮樂未嫻。
高宗蒞治,溺愛衽席。卒致妖後,斬喪唐室。
中宗久出,得志淫荒。武氏則天,以周易唐。
梁公精忠,徐杜平恕。柬之五王,卒返唐緒。
睿開玄宗,勵精求治。姚崇宋璟,張說九齡。
懷慎坐鎮,韓休守正。幾致太平,允稱熾盛。
天寶以後,宵人秉權。林甫腹劍,吉網羅鉗。
豔妃亂政,失國奔竄。
皇子肅宗,靈武收兵。子儀光弼,克復二京。
惜無遠謀,專任輔國。朝恩觀軍,節度擅立。
代宗平亂,能誅三宦。將任番戎,藩鎮為患。
吐蕃入寇,中原鹹憂。郭公免胄,回紇方休。
德宗初政,聞風仰慕。後用盧杞,奸邪流禍。
順宗喑疾,傳子開泰。憲宗英武,克平淮蔡。
李絳裴度,吉甫黃裳。唐之威令,幾于複張。
穆宗蒙業,牛李相傾。河朔再失,不可復興。
敬宗初立,優納賢臣。繼比群小,弑於克明。
文宗嗣位,優柔少斷。宦官專政,甘露生變。
武宗敏達,委任智勇。克取太原,惜年不永。
宣宗明察,稱小太宗。懿宗驕奢,僖宗幼沖。
委任令孜,盜起莫支。克用殉國,黃巢乃夷。
至於昭宗,崔胤召兵。宦官雖戮,卒弑于溫。
末帝昭宣,天命去唐。冊寶用奉,竟禪于梁。
朱溫七年,為子所弑。女貞滅圭,姻黨依勢。
唐兵伐之,女貞自戮。
後唐莊宗,英武特出。擊燕滅梁,父命不辱。
明宗皇帝,克用養子。每夕祝天,願生聖主。
閔帝寬柔,廢于潞王。從珂未幾,焚死唐亡。
晉祖敬瑭,借兵契丹。重貴既執,國遂屬漢。
後漢知遠,傳子承祐。嬖悻擅權,天命不佑。
周主郭威,將士推立。
世宗柴榮,五代賢君。恭帝嗣位,周統用訖。
宋祖匡胤,英明仁斷。陳橋推戴,削平僭亂。
崇儒愛民,文武輔治。溫叟清介,趙普剛毅。
曹彬治兵,竇儀端慎。
太宗光義,恭儉恕仁。受兄顧命,可雲守成。
弟侄不祿,斧聲生議。
齊賢禦戎,楊業無敵。雅量蒙正,竭誠田錫。
繼倫奇功,呂端輔嗣。
真宗寬仁,有帝王量。信惑異端,天書屢降。
幸澶退遼,賴准謀定。
仁宗初年,西鄙驛騷。慶曆以後,君子滿朝。
韓范富歐,呂誨杜衍。
趙抃唐介,彥博司馬。升遐之日,四海思慕。
英宗嗣位,太后聽治。兩宮不和,韓歐調護。
神宗即位,勵精求治。賢臣純仁,范鎮蘇軾。
熙甯元豐,安石惠卿。新法亂政,西北用兵。
哲宗嗣位,高後垂簾。罷停新法,任用忠賢。
司馬輔相,敵國戒邊。
及太后崩,追貶正人。內變外戎,禍亂紛紛。
徽宗即位,窮極奢侈。天變民怨,賊寇蜂起。
信任奸邪,忠良屏棄。開邊生釁,金兵長驅。
禪位太子,自稱道君。卒為金擄,殂五國城。
欽宗昏懦,亦為金擄。紹興之末,殂於沙漠。
高宗南渡,奸檜議和。雖有李綱,及鼎浚佐。
厥時大將,張韓劉嶽。不能恢復,偏安以歿。
孝宗能養,思複大業。敵國鮮釁,和好僅得。
光宗受禪,遭後悍婦。是時中外,洶洶無措。
亟立其子,逆於上皇。及父告崩,不能成喪。
甯宗不明,制於權臣。侂胄彌遠,先後蒙君。
理宗之朝,賢奸莫辨。時元滅金,威震海畔。
度宗即位,似道專國。喪師失地,殆無虛日。
恭帝嗣位,主少國危。兵入臨案,執帝以歸。
至於端宗,碙洲告崩。末帝名昺,赴海而終。
秀夫世傑,忘身殉國。有文天祥,忠孝激烈。
宋自太祖,迄于帝昺。通記歷年,三百雲水。
惟元世祖,仁明英武。克成大勳,混一區宇。
文臣許姚,武則伯董。幅員之廣,古未之有。
成宗繼之,善於守成。武宗更變,賜爵太盛。
仁宗圖治,黎民愛育。英宗篤孝,用法無私。
見弑行幄,奸黨畏之。
泰定稱帝,疊見災異。明宗暴卒,在位未幾。
文宗襲位,猶能重儒。加封孔廟,列祀仲舒。
甯宗早殤,順帝怠荒。天眷有德,惟明太祖。
禮聘群賢,用開治府。徐達遇春,刊定九土。
定鼎金陵,傳位太孫。皇孫建文,失之柔仁。
成祖永樂,龍飛幽燕。師名靖難,遷都北京。
仁宗昭皇,監國被讒。暨登大位,克任賢良。
宣廟英武,歷年十祀。三楊秉政,海內稱治。
英宗正統,輕舉喪師。景泰繼立,中國有主。
於謙殫忠,北駕克還。
潛處南內,七年復辟。徐石冒功,李嶽襄治。
憲宗成化,任閹媚佛。林俊直諫,王恕忠斥。
孝宗弘治,黜奸進賢。謝遷劉健,大夏戴珊。
武宗正德,宦瑾專橫。寧藩肆逆,守仁克定。
世宗肅皇,龍飛藩邸。定禮崇聖,作箴主敬。
晚戮諫臣,惑於邪佞。
穆宗隆慶,在位未永。神宗萬曆,四十八紀。
始任居正,海瑞清直。末年深拱,政事有失。
光宗泰昌,號稱仁賢。在位一月,龍馭上仙。
熹宗天啟,魏宦擅權。誅戮忠良,邦國用殄。
莊烈崇禎,克誅逆閹。流寇肆虐,臣工匪比。
遂致沉沒,悲哉隕涕。
弘光南渡,僭位金陵。去賢用佞,一載出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1

主题

955

帖子

2099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099
 楼主|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4z-105.jpg
五字鉴是一部几百年来流传较广的蒙学读物,原名为《鉴略》,李廷机根据我国古史资料所写。

此书大略是以五言诗句韵文的形式,按时代顺序将我国上自远古传说,下至元明的社会历史,进行了简单扼要的总述和概括。所以,可以说这是一部专述我国社会政治历史发展的蒙学读物。 全书仅万余字,行文言简意赅,叙事条理分明,赢得了旧时读书人的喜爱,并成为蒙馆中与《三字经》、《增广贤文》、《幼学琼林》并列的蒙学读物,且被称之为《五字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1

主题

955

帖子

2099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099
 楼主|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五字鑒》全文
《五字鑒》是一部幾百年來流傳較廣的蒙學讀物,原名為《鑒略》,是明代李廷機根據我國古史資料所寫:“自皇古以乞宋元事蹟,舉其大綱,略其小目,俾讀者開卷了然,儼與曆世受命之主,賡揚一堂;更可喜者,句調葉律,有類詩歌,與人可誦可讀,一部二十一史之要領也。”此書大略是以五言詩句韻文的形式,按時代順序將我國上自遠古傳說,下至元明的社會歷史,進行了簡單扼要的總述和概括。全書僅萬余字,行文言簡意賅,敘事條理分明。它是與《三字經》、《增廣賢文》、《幼學瓊林》並列的蒙學讀物。  
書目錄
卷上 三皇紀 五帝紀 陶唐紀 有虞氏紀 夏後氏紀 商紀 周紀 春秋紀 戰國紀 秦紀
卷中 西漢紀 東漢紀 三國紀 西晉紀 東晉紀 南北朝紀 南朝宋紀 南朝齊紀 南朝梁紀 南朝陳紀 隋紀
卷下 唐紀 下唐紀 五代梁紀 五代唐紀 五代晉紀 五代漢紀 五代周紀 宋紀 南宋紀 元紀 明紀
三皇紀
乾坤初開張,天地人三皇。天形如卵白,地形如卵黃。
五行生萬物,六合運三光。天皇十二子,地皇十一郎。
無為而自化,歲起攝提綱。人皇九兄弟,壽命最延長。
各萬八千歲,一人興一邦。分長九州地,發育無邊疆。
有巢氏以出,食果始為糧。構木為巢室,襲葉為衣裳。
燧人氏以出,世事相迷茫。鑽木始取火,衣食無所妨。
結繩記其事,年代難考詳。
五帝紀
伏羲氏以立,人質自異常。蛇身而牛首,繼世無文章。
制字造書契,畫卦名陰陽。男女教嫁娶,儷皮為禮將。
養牲供庖食,畜馬豬牛羊。祝融共工氏,交兵相戰爭。
共工不勝怒,頭觸周山崩。上驚天柱折,下震地維穿。
女媧氏以立,煉石以補天。斷鼇足立極,地勢得其堅。
聚灰止滔水,天地複依然。傳代十五世,不可考根源。
神農氏以立,其始教民耕。斫木為耒耜,衣食在桑田。
親自嘗百草,醫藥得相傳。教人為貿易,貨物並權衡。
傳代凡八世,五百二十年。黃帝軒轅氏,人事漸完備。
諸侯始爭雄,適習干戈起。蚩尤嘗作亂,作霧迷軍旅。
帝造指南車,起兵相戰敵。蚩尤被帝擒,殺于涿鹿裡。
龍馬授河圖,得見天文紀。伐木作舟車,水陸皆通濟。
隸首作算數,大撓造甲子。伶倫制竹筒,陰陽調律呂。
遂有管弦聲,音樂從此始。在位一百年,騎龍朝天帝。
少昊金天氏,立位鳳凰至。其世官無名,以鳥為官紀。
顓頊高陽氏,按時造黃曆。孟春為歲首,一年分四季。
帝嚳高辛氏,在位八十歲。天下藉太平,史書無所紀。
陶唐紀
帝堯陶唐氏,仁德宏天下。茅茨不剪伐,土階為三級。
蓂莢生於庭,觀驗旬朔日。洪水泛九年,使禹而敷治。
居外十三春,未入家門視。通澤疏九河,引水從東逝。
舉益治山澤,猛獸皆逃避。百姓樂雍熙,擊壤而歌戲。
大舜耕曆山,堯聞知聰敏。二女嫁為妻,九男遣奉侍。
器械並百官,牛羊倉廩備。事舜畎畝中,取妻歸帝裡。
堯老倦於勤,四嶽舉舜理。堯立九十年,一百十八歲。
舜見堯升遐,避位南河地。百姓感舜恩,從者如趨市。
天與人歸之,回宮即帝位。
有虞氏紀
舜既為天子,國號有虞氏。初命誅四凶,四境叨恩庇。
舜昔貧賤時,事親全孝弟。父惑于後妻,嫉舜生妒忌。
獨愛少子象,象殺舜為事。浚井與完廩,不死皆天意。
中心不格奸,竭力烝烝乂。舜陶於河濱,而器不苦窳。
漁釣雷澤間,民皆讓居址。凡有所動移,所居便成聚。
及自為帝時,不忘父母志。不記象舊仇,封象於有庳。
四海戴舜功,八荒沾帝利。閑操五弦琴,歌誦南風句。
解慍阜民財,民樂太平世。舜崩於蒼梧,二妃悲慕極。
即今斑竹痕,乃是皇英淚。舜子均不肖,位讓夏後氏。
在位五十年,一百一十歲。
夏後氏紀
禹王登國畿,身度規矩制。一饋十起身,慰勞人間事。
出外見罪人,下車問而泣。儀狄始作酒,歲乃疏儀狄。
採金鑄九鼎,流傳享上帝。告命于塗山,萬國諸侯至。
因濟茂州江,黃龍負舟戲。禹仰告于天,龍俯首低逝。
南巡至會稽,殂落辭凡世。在位廿七春,壽年一百歲。
禹子啟賢良,仁德似父王。傳位不遜讓,無複遵虞唐。
啟崩太康立,複傳與少康。舉兵滅寒浞,夏德復興揚。
繼傳十七代,國敗于桀王。四百三十載,一旦如狽狼。
夏桀性貪虐,冤殺關龍逄。有寵于妹喜,委政於道傍。
以酒為池沼,積糟成高岡。懸肉為林藪,內侈外怠荒。
民怨其虐甚,為諺而宣揚。時日曷不喪,予及汝偕亡。
百姓皆散叛,天下歸殷湯。
商紀
成湯登天位,百姓樂徜徉。坐朝以問道,垂拱而平章。
出外見畋獵,湯感而悲傷。解網以更祝,禽獸叨恩光。
化被于草木,賴及累萬方。大旱連七年,斷發告穹蒼。
六罪自歸責,大雨遂傾滂。在位十三載,登遐歸帝鄉。
傳位太甲立,伊尹扶朝綱。尹少耕莘野,樂道弗為邦。
湯王三幣聘,始鄧天子堂。相傳至太戊,亳裡出祥桑。
一日暮大拱,伊陟言不祥。勸君修德業,三日祥桑亡。
中有高宗作,夢得一賢良。其人名傅說,版築傅岩傍。
王使圖形覓,得說升廟廊。尊封為宰相,殷道複軒昂。
傳代三十世,國敗于紂王。妲己預國政,禍起在蕭牆。
炮烙刑一舉,黎庶盡遭殃。比干以死諫,剖腹刳心腸。
鄂侯諫而死,移禍及周昌。召昌囚羑裡,七載得歸鄉。
箕子囚為奴,披髮而佯狂。微子奔周國,殷家自此亡。
周紀
武王運天籌,天下並宗周。觀兵孟津界,白魚入王舟。
諸侯咸會集,皆欲逞兵矛。滅紂救荼毒,萬姓沐洪庥。
一怒安天下,四海樂悠悠。太公八十歲,興周志有優。
夷齊叩馬諫,清名萬古流。恥食周家粟,餓死西山頭。
武壽九十歲,在位七年休。成王立幼沖,周公掌國猷。
一沐三握髮,吐哺待諸侯。召公為輔翼,朝野肆無憂。
越裳獻白雉,聖化被羌酋。康昭承舊業,禮法紹前修。
穆王得駿馬,天下任遨遊。幽王舉烽火,周室漸衰休。
春秋紀
平王東遷後,舉世號春秋。靈王庚戌歲,天命生孔丘。
天將為木鐸,教化於九州。聖賢俱間出,道學得傳流。
德教加黎首,文光射鬥牛。以後寢衰薄,五霸並成仇。
赧王攻秦國,不利反為尤。頓首而受罪,盡地獻來由。
傳代三十七,八百七十秋。四海皆周室,勢敗一時休。
戰國紀
周家天命撤,邦畿碎分裂。諸侯各爭雄,天下為戰國。
齊楚趙魏韓,魯吳宋燕越。列國百餘區,略舉大概說。
起翦頗牧臣,用兵為上策。桓公伯諸侯,政繁管仲攝。
晏子事景公,諸侯皆畏怯。蘇秦六國師,位高名烜赫。
張儀說秦王,全憑三寸舌。孫臏與龐涓,同受鬼穀訣。
減灶暗行兵,龐涓被其獲。範蠡歸五湖,子胥目空抉。
介子死綿山,今為寒食節。屈原投汨羅,端午吊忠魄。
泣玉楚卞和,非為足遭刖。甯戚曾飯牛,後居丞相列。
仲連欲逃石,毛遂何自薦。齊有孟嘗君,門下三千客。
客有食無魚,馮驩彈長鋏。不羨雞聲鳴,不誇狗盜竊。
有智明于時,不被秦王掣。程嬰立孤兒,杵臼死縲絏。
孤兒後復仇,岸賈全家滅。商鞅廢井田,辟地開阡陌。
計畝科糧差,即今為法制。須賈使于秦,范雎恥方雪。
田單縱火牛,燕兵受災厄。複齊七十城,立功由即墨。
淖齒殺湣王,襄子殺智伯。謀害無了期,皆因自作孽。
秦紀
秦始皇登基,併吞為一國。更號皇帝名,言詞稱曰詔。
焚書坑儒士,欲把儒風滅。孔道被傷殘,孔墓被毀掘。
北塞築長城,預備防胡賊。西建阿房宮,勢與天相接。
後被楚人焚,煙火連三月。南修五嶺山,東將大海塞。
竭力勞萬民,民盡遭磨折。自恃天下平,銷鑠刀兵革。
並國十三年,空著大功烈。天命一朝殂,四海皆崩泄。
二世登帝基,蒙蔽多昏黑。趙高內弄權,李斯被其劾。
腰斬咸陽市,宗枝皆族滅。指鹿以為馬,群臣畏莫說。
由此壞朝綱,國敗于胡亥。秦欲萬世傳,未及三世撤。
亡秦失其鹿,群臣皆出獵。天下共逐之,漢王最先得。
項籍與劉邦,兩意相交結。共立楚懷王,舉兵攻帝闕。
一鼓破函關,秦王出迎接。奪得秦家權,便把仁義絕。
鴻門會宴時,玉鬥紛如雪。兩下動干戈,降兵夜流血。
王陵張子房,蕭何並彭越。韓信與陳平,出計人莫測。
爭戰經五年,漢興楚漸歇。項羽力拔山,一怒須如鐵。
恃己多勇才,不用謀臣策。唯有一範增,見棄歸田宅。
垓下被重圍,楚歌聲慘切。起舞於帳中,泣與虞姬別。
非不渡烏江,自愧無顏色。拔劍喪其元,興亡從此決。
西漢紀
漢高祖登基,寬大人皆悅。納諫捷如流,賞罰分清白。
約秦法三章,著漢書十冊。賜地謝功臣,敕封公侯伯。
紀信封城隍,萬載承恩澤。屈死韓與彭,寸祿未曾得。
早聽蒯通言,不遭陰人厄。張良解印歸,保身最明哲。
陳豨見信俘,叛漢歸番國。帝命斬丁公,以怨而報德。
孝惠帝登基,仁慈多病怯。呂後後臨朝,陰謀移漢業。
諸呂盡封王,漢將位虛設。若非平勃扶,國命不可活。
傳至漢武帝,習學神仙訣。煉丹養長生,欲把天機泄。
高建樓臺宮,覓迓蓬萊客。王母獻蟠桃,乘鸞來相謁。
方朔得仙緣,蟠桃三被竊。從此競奢華,國虛倉廩竭。
置立稅課司,即今成古額。用度不足支,出賣官員冊。
賈誼屈長沙,上疏論優劣。仲舒公孫弘,二人庭對策。
朱買臣賣柴,拜相居帝側。張騫泛天河,因使西域國。
衛青牧豬奴,封侯鎮胡北。相如賣酒郎,時來拜金闕。
汲黯言直戇,霍光性忠烈。蘇武陷匈奴,牧羊持漢節。
去國十九年,還朝頭似雪。泣把李陵衣,作詩相與別。
五言詩起此,後世知詩則。孝昭皇帝生,母懷十四月。
號曰堯母門,七歲登帝闕。明見智非凡,政事皆自決。
表章六經文,民頌孔安國。龔遂為太守,德化渤海賊。
使賣劍買牛,盜服心歡悅。丙吉問牛喘,憂時失調燮。
孝元登帝闕,仁柔喜儒墨。國家大小事,盡付石顯決。
鑿壁讀書人,芳名千古燁。于公高大門,治獄多陰德。
忠臣甘延壽,鎮守單于國。良臣韓延壽,治民化以德。
奸臣毛延壽,做事多詭譎。暗害王昭君,嫁為胡地妾。
孝成登帝基,王氏生萌孽。朱雲犯帝顏,手攀殿檻折。
梅福亦上書,書上說妖孽。哀皇及孝平,天命中道歇。
朝野大綱維,盡歸王氏宅。相傳十二君,王莽篡帝闕。
僭位十五年,九族皆誅滅。
東漢紀
東漢光武興,師用嚴子陵。馮異進豆粥,餉帝度饑辰。
續後進麥飯,竭力事於君。馬援鄧禹等,設法用軍兵。
長劍一揮起,四海盡安寧。莽黨皆遭戮,恢復舊乾坤。
赤眉賊作亂,帝御駕親征。天降廿八將,上應列宿星。
雲台頌功績,次第圖其形。曾渡滹沱河,河水結成冰。
若非真帝主,怎敢動天心。孝明皇帝立,仁愛政寬平。
臨雍行養老,崇學博儒經。釋教興於此,帝夢見金人。
遣使往西域,取佛入東京。孝章皇帝立,寬厚待群臣。
文之以禮樂,貢舉任賢人。孝和皇帝立,年紀尚幼稚。
內臣欺主少,專權自此始。孝殤皇帝立,百日坐朝廳。
在位八個月,辭凡歸帝京。孝安皇帝立,聰明未冠巾。
鄧太后攝政,朝野頗安寧。孝順皇帝立,即位賴孫程。
內宦專權柄,封侯十九人。孝沖皇帝立,二歲坐龍廷。
在位閱三月,受毒致頹齡。孝質皇帝立,章帝之曾孫。
即位年八歲,躁暴性聰明。以言觸梁冀,進毒喪其身。
位傳孝桓帝,複傳與孝靈。獻帝終天命,邦基三國分。
相傳十二世,前後四百春。漢家忠偽將,大略述其名。
揚雄怎投閣,陰有不忠誠。寇恂廉叔度,恩澤萬民欽。
董宣強項令,執法論朝廷。公孫述稱帝,人道井蛙鳴。
毛義捧檄入,移祿為養親。班超誓投筆,萬里封將軍。
楊寶曾救雀,四世為公卿。楊震舉王密,不受四知金。
岑彭為刺史,民間犬不驚。張堪為太守,麥秀兩歧成。
劉寬為郡守,蒲鞭治吏民。劉昆為邑宰,反火感神明。
陳蕃待徐穉,設榻懸中庭。汝南許劭等,常為月旦評。
耿恭曾拜井,張綱昔埋輪。蘇章為禦史,執中不順情。
仇香能權孝,郭泰善知人。杜喬李固死,雷轟漢殿傾。
朱穆為刺史,郡臣魂膽驚。虞詡征羌賊,增灶以行兵。
黃憲多才德,聲名四海聞。董卓多欺誑,號聞牛宰相。
欲奪漢家權,寵用奸謀將。卻遭呂布誅,天下人歡唱。
中郎蔡伯喈,棄親不奉養。趙五娘獨賢,剪髮為埋葬。
漢家帝祚衰,忠臣遭戮竄。四海錦乾坤,一旦如冰泮。
王氣入三家,位被權臣篡。
三國紀
曹操孫權起,持衡與漢叛。操子曹丕立,竊把帝位換。
改國稱為魏,舉兵遂滅漢。孫權國號吳,天下成大亂。
立位在南京,居民遭逐竄。劉備與爭鋒,三國逞英雄。
關張諸葛亮,扶漢氣吞虹。鼎足分天下,角力而相攻。
橫行五十載,四海遭困窮。長江沉鐵索,帝業總成空。
西晉紀
司馬炎執柄,國號為西晉。曾事魏為臣,三國遭吞併。
王裒為父仇,不受晉徵聘。阮籍與劉伶,縱酒陶情性。
竹林號七賢,放誕無拘禁。畢卓吏部郎,盜酒成話柄。
王衍多清談,王戎多鄙吝。王祥昔臥冰,得魚痊母病。
位傳孝惠帝,癡愚何太甚。上苑問蛙鳴,彼鳴為何政。
衛瓘嘗有言,武帝疑不信。奸雄見主昏,逞勢相吞併。
李雄王成都,劉淵稱漢帝。趙王倫爭權,中外皆爭競。
石崇富莫言,身刑財亦盡。石勒攻洛陽,晉帝絕天命。
傳代凡四君,五十年光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1

主题

955

帖子

2099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099
 楼主|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東晉紀
中宗元帝興,改國為東晉。豪士集新亭,舉目山河迥。
周顗獨傷情,王導偏得興。祖逖與劉琨,功名兩相並。
著鞭與枕戈,爭把中原定。王郭為晉臣,帝親授金印。
出命征荊襄,謀反據諸郡。帝命王導征,敦死諸凶迸。
位傳肅宗立,智慧明如鏡。有志正中原,而卒不可正。
陶侃少孤貧,事母全孝敬。母剪髮延賓,範逵為舉進。
都督過八州,功被於四境。憲宗成皇帝,蘇峻誑君令。
卞壼督兵征,父子皆喪命。孝宗穆皇帝,即位年三歲。
王昱輔朝綱,列國皆爭競。石虎稱大王,勒種遭殺盡。
桓溫弄晉權,中外皆欽敬。郗超入幕賓,暗受桓溫命。
王猛捫虱談,不受桓溫聘。庾亮為司空,臨事以明敏。
謝安為司徒,果斷而民信。淵明歸去兮,不作彭澤令。
處士王羲之,懶系皇家印。為道寫黃庭,書罷籠鵝贐。
夏魏趙燕秦,相爭四海應。小國並稱王,與晉皆仇釁。
迨至恭皇帝,傳位十一世。一百零四年,國絕諸王繼。
天下國數多,分為南北紀。
南朝宋紀
天命賦于宋,宋主得民眾。滅燕奪晉權,諸將皆拱奉。
謝靈運不臣,恃才多放縱。好為山澤遊,末後遭誣訟。
北魏兵入疆,山嶽皆搖動。殺掠不可言,所過如空洞。
棲燕悉無巢,耕夫皆失種。宋將莫當鋒,率眾而逃避。
宋帝登石城,歎息檀道濟。相傳凡八君,國屬齊蕭氏。
南朝齊紀
齊王蕭道成,深沉有大志。博學能文章,欲慕唐虞氏。
世亂乏良材,無賢相與治。位傳東昏侯,荒淫好嬉戲。
溺愛寵潘妃,所欲無不致。剪金為蓮花,使人布於地。
令妃步於上,觀之以為喜。北魏與爭強,交兵無間歲。
帝位難久居,朝立而暮廢。位傳七代亡,國屬梁武帝。
南朝梁紀
梁王登金階,素性好持齋。捨身為佛寺,佛法得喧豗。
具膳以蔬素,決獄為悲哀。停征罷戰士,節用惜民財。
江南賴安康,民號小無懷。後被侯景逼,餓死台城災。
侯景篡帝位,三月玉山頹。落在中兵手,身屍四散開。
北齊連入寇,天下已殆哉。相傳才四帝,國祚廢沉埋。
南朝陳紀
陳主滅侯景,得志登帝庭。位繼兄子立,勤儉撫黎民。
四境頗淳治,鄰國交相侵。後周爭比勢,連歲困三軍。
位傳陳後主,奢侈而荒淫。張麗華得寵,宴飲無朝昏。
韓擒虎入禁,投井受災迍。傳代凡五世,民散國已傾。
南北昏至此,一百七十春。天下歸一主,四海無二君。
隋紀
楊堅登帝基,改國號為隋。先奪北朝位,次絕南帝嗣。
南北為一統,諸國罷兵師。儉約治天下,風俗皆化之。
勸課農桑業,民間粟有餘。嚴謹于政事,朝野賴無為。
因私被子弑,邦國悉分離。子號隋煬帝,即位何其愚。
政事棄不理,酒色行相隨。經營極奢侈,費用如崩夷。
剪綵懸林苑,運舟通康衢。流連而忘反,荒亡竟不歸。
興兵號侵侮,招禍惹災虞。卒歲無休息,民困國空虛。
賊盜如蜂起,帝業一朝隳。鄱陽士弘起,兵將數萬騎。
僭號稱楚帝,立位在江西。李密幼好學,牛角掛漢書。
至是兵亦起,據洛稱魏都。梁蕭銑稱帝,立都江陵居。
帝日淫虐甚,出被亂兵誅。國敗民離散,隋乃絕皇圖。
傳位未三世,三十七年祛。
唐紀
唐高祖即位,策馬收隋疆。曾因討突厥,恐禍來相傷。
其子勸父意,乘亂效翦商。一鼓而西往,豪傑悉來降。
由斯成大業,尊父為帝王。父老太宗繼,天下為一宇。
發獄出死囚,開宮放怨女。饑人賣子孫,分金賜其贖。
亡卒有遺骸,散帛收歸土。燒藥賜功臣,殺身思報補。
吮瘡撫戰士,銜恩銘肺腑。竭力勞萬民,民各得其所。
委政問大夫,商議共裁處。踏雪破匈奴,櫛風滅夷虜。
雪恥酬百王,除凶報千古。胡越共一家,習文不習武。
開館召賢儒,講論文章祖。學士十八人,同把朝綱輔。
作樂宴群臣,嘗為七德舞。魏徵為丞相,治國如安堵。
定亂不言功,帝獨稱房杜。惟獻大寶箴,諫臣張蘊古。
傳位立高宗,政由李義府。廢正皇后王,寵立昭儀武。
鴆殺太子弘,因為恥其母。唐禍自此萌,朝綱歸女主。
中宗皇帝立,卻被武后廢。謫為廬陵王,而複立其弟。
後名武則天,臨朝自稱制。淫亂無所規,寵愛僧懷義。
昌宗張易之,出入皇宮裡。內臣不敢言,外人以為恥。
李敬業起兵,直入京城地。越王貞亦起,同救唐宗室。
謀複立中宗,忤觸武后肺。大殺唐子孫,改國號周氏。
若非狄仁傑,唐室絕後裔。中宗複為帝,人道再出世。
寵用帝后韋,專權秉朝政。與武三思通,對圍博陸戲。
人告韋後淫,帝怒而被弑。睿宗複臨朝,重把三綱理。
姚宋總樞機,內清而外治。帝立又三年,禪位居閑第。
唐明皇登基,左相姚元之。宋璟為右相,中外樂雍熙。
韓休九齡繼,帝範不逾規。明皇后奢欲,寵愛楊貴妃。
貴妃內淫亂,祿山養作兒。晝夜居宮掖,帝心無所疑。
醜聲聞於外,黜職任邊夷。負恩而造反,舉寇犯京師。
六部軍不發,帝懼出城西。貴妃賜帛死,祿山兵始歸。
奸臣李林甫,養禍亂邦畿。忠臣顏杲卿,許遠與張巡。
捨身討反賊,死節報朝廷。三十六大將,同死睢陽城。
祿山僭稱帝,將用史思明。祿山被子弑,思明被子刑。
父子相殺伐,其黨自完盡。肅宗居朝廷,否極泰將升。
郭子儀入相,中外自清平。李克弼繼相,守法猶準繩。
興衰如轉轂,世否遇讒臣。
下唐紀
代宗登朝堂,自此號下唐。初誅李輔國,眾賊悉逃亡。
複竄程元振,禍亂盡消藏。楊綰為相國,常袞同平章。
綰相三月卒,帝泣而悲傷。元載被誣陷,抄沒其家囊。
胡椒八百斛,他物不可方。德宗皇帝立,祐甫攝朝綱。
帝命收時望,逾月滿朝堂。劉晏總民賦,楊炎同平章。
始建兩征法,夏稅與秋糧。良臣白居易,名相杜黃裳。
為邦治大節,作事多周祥。順宗居帝陛,八月禪位亡。
憲宗迎佛骨,韓愈貶潮陽。穆宗立四載,守制無損傷。
敬宗好遊宴,流連而荒亡。文宗信宦者,亂政害賢良。
劉蕡李德裕,獻策諫君王。文官閑閣筆,宦者總朝綱。
帝與李鄭議,密謀誅宦郎。宰臣王賈等,無辜劍下亡。
裴度知時勢,告歸綠野堂。武宗皇帝立,貶削仇士良。
宣宗威命重,中外兩安康。懿宗皇帝立,天下盜倡狂。
沙陀臣討賊,賜名李國昌。僖宗皇帝立,世亂歲饑荒。
黃巢賊作亂,天下莫敢當。舉兵犯帝闕,帝出奔蜀邦。
能臣李克用,討賊救晉陽。昭宗皇帝立,有志複朝綱。
宦者季述亂,帝出奔鳳翔。朱溫討賊亂,宦者盡遭殃。
朱溫既得志,挾帝遷洛陽。唐室將更替,天子如亡羊。
傳代二十四,國絕於哀皇。前後三百載,一旦歸後樑。
五代梁紀
梁興號五代,國祚不久長。群雄皆僭號,諸鎮並稱王。
均王踐帝位,將用王彥章。傳位才一世,委國付後唐。
五代唐紀
唐主莊宗立,歲歲刀兵競。忠臣郭崇韜,受害於繼岌。
帝性愛風流,好與優人戲。在位僅三年,卻被叛臣弑。
明宗皇帝立,持身以清儉。每夜于宮中,焚香告上帝。
某本系胡人,因亂眾所立。願天生聖人,救拔生靈命。
閔帝與潞王,自暴而自棄。叛將奪主權,滅唐為後晉。
五代晉紀
晉王平唐亂,將用桑維翰。割地獻契丹,相依為鄰岸。
出帝背父盟,卻與契丹叛。契丹兵入疆,晉祚被其篡。
傳位二世亡,天下歸後漢。
五代漢紀
漢主劉知遠,事晉威名煊。至是登帝畿,契丹遭逐遣。
在位一年卒,甲兵猶未冷。隱帝秉皇猷,二帝共四秋。
信讒殺宰輔,內亂外生憂。諸將不平服,滅漢歸後周。
五代周紀
周王傳三代,國祚又更改。世界似瓜分,人民如瓦解。
五代相繼承,速成還速敗。非關氣運衰,帝道難承載。
借問幾多年,共計五十載。
宋紀
宋祖趙匡胤,萬民之綱領。致力平中原,四海為一併。
饑者得加飧,困者得蘇醒。顛者得扶持,危者得安穩。
胡虜息馳驅,蠻夷罷鋒刃。蒼生睹太平,終夜得安寢。
天生德於斯,社稷得長永。開宴宴功臣,杯酒釋兵柄。
擇便好田廬,安置石守信。曹彬總兵權,士卒無傷損。
趙普輔國政,帝有為必請。普或告養親,輒舉呂餘慶。
上下悉調停,中外皆敬謹。太宗太弟立,遵奉太后令。
治國用長君,社稷終無損。首舉張齊賢,複相薛居正。
可惜昭與芳,不得行父政。呂蒙正為相,賢士叨薦引。
王祐種三槐,四世登臺鼎。王旦為三公,有犯而無隱。
真宗皇帝立,以德行仁政。興學勸農桑,五穀陳倉廩。
台諫向敏中,平章李文靖。寇准與丁謂,拂須成仇釁。
王曾中三元,持身愈清謹。仁宗居聖朝,夷簡為參謀。
文官包丞相,執法論王侯。狄青為武將,攸服廣源州。
范仲淹奏事,降職守饒州。良臣文彥博,賢宰歐陽修。
公心同協政,奸党絕交遊。韓琦呂公著,竭力助皇猷。
英宗神宗繼,聽用佞臣謀。荊公王介甫,變法征青苗。
唐介富弼等,諫不聽而休。趙抃曾公亮,極諫以成仇。
劉琦蘇轍等,上疏謫南州。生老病死苦,知者為心憂。
哲宗立沖幼,太后掌皇猷。司馬光入相,新法悉皆休。
救民于水火,朝野樂無憂。章惇繼為相,思複党人仇。
蘇軾好譏議,陟降未停留。宋德隆盛治,名賢一時起。
濂溪周先生,河南程夫子。溫國邵堯天,橫渠王安禮。
六經成篇章,四書有終始。諸子百家文,俱得標名紙。
聖賢道大行,流傳千萬世。泰運難久留,安危常未定。
晦庵朱文公,作鑒修國史。搜輯孔孟言,削除楊墨語。
徽欽之際衰,民間多怪異。女子臉生須,男子腹誕子。
招惹金人禍,皆由蔡京起。童貫擅專權,與京相表裡。
童與金人謀,共圖契丹地。契丹既已亡,引禍害自己。
君臣不協心,卻受金人恥。二帝被金俘,國市如一洗。
皇后妃嬪嬙,侍臣並內史。金玉璽綬圖,車蓋百物器。
尺地無所存,唯有煙塵起。驅迫于馬前,席捲歸夷狄。
四海盡悲傷,百姓皆下淚。自古為君難,為臣亦不易。
唯有不良臣,千載穢青史。
南宋紀
高宗南渡河,改稱中興紀。立位在南京,安措民心志。
不顧父兄仇,聽用奸臣計。金賊複南侵,宋臣無主意。
奉帝建行營,出奔無遠近。宗澤韓世忠,盡心以死命。
秦檜多陰謀,專權主和議。妒正害忠良,岳飛遭屈死。
群臣莫敢言,受制而已矣。金人勢力強,宋受害不已。
願尊金為君,宋自稱臣子。胡銓以極言,稱臣天下恥。
孝宗光宗繼,混沌終其世。賢才雖有之,不得行其志。
甯宗與理宗,政被奸臣削。侂胄恣專權,宋綱從此弛。
金在理宗朝,國祚亦滅矣。度宗皇帝立,天命將去矣。
胡人元主興,州郡遭割取。逞勢入中原,宋兵難敵抵。
孝恭懿聖皇,被執歸胡地。潭州李芾臣,力盡全家死。
端宗與帝昺,世亂不可立。棄位居河舟,漂泊無定止。
執義文天祥,捐生江萬里。世傑陸秀夫,臨死心如矢。
文武百官僚,帝后並妃子。兵卒十萬餘,並死東海裡。
俱欲爭帝畿,勢敗不可已。後覓獲帝屍,腰間得綬璽。
宋豈無忠臣,天運止乎此。前後十八代,三百餘年紀。
元紀
大元皇帝興,其祖本胡人。滅宋居中國,以德化黎民。
用夏變夷道,風俗盡還淳。輕徭薄稅斂,節用省繁刑。
躬身於閣老,以禮下公卿。天下一區宇,四海樂升平。
成宗皇帝立,朝野悉調停。武宗登帝位,下詔封孔庭。
諸賢皆受贈,聖道複高明。仁宗英宗繼,歲稔世安寧。
人民叨樂業,軍旅罷徭征。廷試取科第,才傑並超升。
晉王泰定立,可稱為治平。文宗繼帝位,以位讓于兄。
明宗雖稱帝,未得登帝廷。甯宗年七歲,即位數旬傾。
從此後多事,災生怪異興。順皇帝即位,殆政弛經綸。
地震山崩裂,日午見妖星。嗜欲耽遊宴,縱侈困生靈。
歲饑民相食,四海動戈兵。劉福通作亂,自號紅頭巾。
陳有諒稱帝,水戰鄱湖濱。忠臣三十六,死節於波心。
立廟康山上,千載仰雄名。諸凶皆僭號,百姓如揚塵。
順帝知勢敗,棄位歸邊廷。傳位凡十帝,功業一朝傾。
光陰能幾許,八十九年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1

主题

955

帖子

2099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099
 楼主|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明紀
太祖明皇帝,生時火燭鄰。紅羅浮江至,母拾洗兒辰。
世居在淮右,狀貌異常人。繈褓中多疾,父欲度為僧。
及後雙親歿,皇覺寺托身。紫衣同寢室,微時有異征。
身雖為僧侶,有志安生民。稽首伽藍座,以珓蔔前程。
伽神示吉兆,決意去從軍。奮然入濠郡,被執見子興。
子興奇帝貌,大悅館為甥。有如魚得水,大權付掌兵。
一時豪傑附,首推常遇春。繼而徐達輩,先後盡歸心。
一舉西漢滅,再戰東吳平。三駕元都克,數年帝業成。
天授非人力,定鼎在金陵。帝方禦極始,首重在儒臣。
廷師訪治道,勸課籍田耕。毀床卻竹簟,儉德實堪欽。
臨朝戒母后,預政防外親。官不立丞相,政事歸六卿。
內侍禁識字,中官不典兵。皇圖古未有,千秋頌聖明。
建文本慈仁,如何位元不保。論者咎削藩,燕謀究蓄早。
登陛不拜時,卓敬機先曉。若聽徙封言,靖難兵不擾。
在廷豈無人,齊黃殊計左。披緇削髮逃,誤主禍不小。
成祖皇帝立,發跡在燕京。途歌果有驗,燕飛入帝城。
究難逃一字,劉璟語堪驚。舊君程濟出,新主景隆迎。
朱氏山河舊,朝廷政事新。首複諸王爵,滅親不失親。
勵精以圖治,所用皆賢臣。新進奮顧問,老臣寄腹心。
特命胡廣輩,表章唯六經。又命姚廣孝,纂集文獻成。
定謁先師禮,皮弁四拜行。蠲租與賑貸,萬姓沐皇仁。
玉碗卻貢獻,浣濯以章身。玉帛萬方主,儉德由常情。
逆取而順守,君哉近世英。洪熙真令主,惜不享其年。
監國二十載,即位政從寬。賦棗八十萬,窮民何以堪。
即命減去半,閭閻生喜歡。坐朝風凜冽,因思邊將寒。
大赦建文黨,更復原吉官。取士收南北,誹謗無罪愆。
善政難枚舉,史冊著班班。宣宗皇帝立,天性最英明。
時党高煦變,銳意往來征。趙王為宗室,保全宜不輕。
識本陳山黜,並及罷張瑛。士奇識政體,勤訪即敷陳。
幸宅曾伏諫,以後不微行。猗蘭招隱作,豳風書殿廷。
時下寬恤詔,民間不濫征。正統少登極,初政猶可觀。
賢後內贊理,三楊外輔賢。便殿宣懿旨,欲誅王振奸。
帝跪為之解,太后亦回顏。所言多微中,漸見信任堅。
邊疆不克守,也先入寇關。親征振狹帝,蒙塵土木間。
中華幸有主,帝尚得生還。景泰雖代位,疾草複乘權。
還我土地謠,事非出偶然。景泰初監國,人情尚動搖。
一自升黼座,守固國本牢。也先犯帝闕,太監喜甯招。
南遷計最下,備禦策為高。上皇傳使命,密把喜寧梟。
強虜失嚮導,上皇得返朝。人心未厭德,喜掌舊山河。
奈何南宮錮,不聞遜國逃。易儲已忍矢,伐樹薄如何。
嗣殤身複殞,天命自昭昭。石亨張軏謀,迎複亦何勞。
憲宗皇帝立,孝養兩宮崇。忘嫌還景號,複秩識於忠。
彭殂與商去,宵小大廷容。劉萬居宰位,汪直據要衝。
妖人李孜省,夤緣入禁中。更兼僧繼曉,以秘術潛通。
從此言路塞,正人皆遠蹤。懷恩雖抗直,可惜不能容。
弘治稱賢主,仁孝複儉恭。從容頻顧問,四相一心同。
萬尹俱罷斥,孜省誅不容。台閣皆時傑,將佐備邊戎。
可惜鄒智貶,詩句寫孤忠。崇佛信齋醮,寺觀侈修葺。
雖為盛德累,千古仰皇風。正德好遊宴,神器不關懷。
八党時並起,劉瑾罪之魁。巧偽以惑主,韓文極力排。
閹勢雖難勝,較勝伴食才。盜賊時蜂起,四海受其災。
帝猶不知悔,縱樂竭民財。且厭居大內,欲遍天之涯。
自稱為朱壽,諫臣不保骸行至豹房歿,悔之已晚哉。
嘉靖繼大統,生時有異征。河清既表瑞,慶雲象複呈。
嗣位為人後,議禮舉朝紛。王楊爭益力,伏哭奉天門。
迎合加清秩,異議為編氓。大禮既已定,符瑞又復興。
靜攝求仙壽,謹事陶典真。海瑞疏奏上,知悔尚留情。
嚴嵩父與子,一任肆貪嗔。曾銑受其毒,繼盛禍相仍。
賴有鄒應龍,彈劾正典刑。至若師孔聖,易主祀長馨。
大內毀金像,給商而括金。既作無逸殿,複頒敬一箴。
數事亦足法,不可謂無稱。隆慶甫即位,美政猶可稱。
旌忠諡繼剩,報功贈守仁。舉直釋海瑞,錯枉戮王金。
生錄死者恤,賞罰至公行。裁革內局匠,卻去進鮮舲。
主德似難議,究之德未純。苑設秋千架,費侈鼇山燈。
李芳遭錮禁,仰庇杖編氓。災異宜疊見,男化婦人身。
神宗初踐祚,其間甫十齡。便知隆師傅,政柄付江陵。
天下為己任,相業炳明廷。只因攬權盛,抄沒禍其身。
帝享國祚久,法祖實錄呈。加獎崇正學,增祀理學臣。
不為糜濫費,不膳難得珍。及後礦使出,滋蔓民不寧。
好勝與好貨,張疏中病根。無怪氛祲告,牛羊人面形。
泰昌國祚促,在位一月殂。所恤唯民命,礦稅停斯須。
發帑犒邊卒,起廢振皇圖。若得享年永,善政不勝書。
天啟昏庸極,任用魏忠賢。小忠迎上意,大惡弄機權。
客氏相依附,表裡共為奸。大小臣遭辱,不知幾百千。
交章劾璫惡,首發是楊漣。帝昏猶不悟,忠諫反招愆。
懷宗甲申變,此時禍已延。懷宗雖喪國,其實一明君。
鋤奸夷滅魏,客氏碎其身。群雄皆授首,可以慰忠魂。
此時人望治,智勇服深沉。且虛懷納諫,宵衣旰食勤。
只因溫閣老,毫無匡救勳。饑民亂四起,童謠道得真。
中原無淨土,到處血流腥。滿族入華夏,國號稱大清。
(全文完)
---------------------
民國後人加入):
清代傳十主,辛亥遂鼎革。廢除君主制,肇建為民國。
2018-07-29  形神健 全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1

主题

955

帖子

2099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099
 楼主|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4z-106.jpg
清人鄒梧桐認為:“《五字鑒(注音版)》可謂一部二十一史”。它以五言韻語敘述從上古到明代的歷史,明白流暢,易讀易記,在傳統蒙學叢書中別具一格。《五字鑒》是一本濃縮了的記傳體歷史讀本,較為適合兒童閱讀記憶。這也是它在過去久傳不衰的原因之一。比如《秦記》中就包括不韋獻姬、焚書坑儒、火燒阿房、指鹿為馬、鴻門之宴、圯上納履、胯下受辱、寄食漂母和霸王別姬等歷史故事。《五字鑒》將歷史上的重大事件用三言兩語說得清楚明白,顯得要言不繁。
興趣是最好的老師,《五字鑒》於正史之外,還廣泛吸納了神話、傳說和一些軼聞趣事,極大地激發了兒童的閱讀興趣。讓兒童瞭解歷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1

主题

955

帖子

2099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099
 楼主|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網上有的版本明紀行至豹房歿,悔之已晚哉”此一句掉。如下)
----------------------------------------
李廷機(1542年-1616年,字爾張,號九我,晉江浮橋(今福建泉州市鯉城區)人。明朝末年大臣。
少貧勵學,萬曆十一年中進士,授編修,累遷國子祭酒,遷南京吏部右侍郎。皇帝雅重廷機,累官禮部尚書東閣大學士,入參機務。四十年致仕,加封太子太保。萬曆四十四年,卒,贈少保,諡號文節。
李廷機我國歷史上少有的清官賢相。李廷機為人向以嚴為主,明史記其“遇事有執,尤廉潔,然性刻深,亦頗偏愎,不諳大體。”為政是以“清、慎、勤”著稱.李廷機主持浙江鄉試與官吏考核時,杜絕舞弊。任職南京時,罷免雜稅,商界復蘇;解決被南京主帥成山堵斷的長江河道,複民生計;捕捉“惡虎”李文政戍邊, 為民除害;用財政盈餘,修葺羅城、公署、考場、廟宇等公共建築。北京任內,革除貢使車馬費;停發高麗戍餉;整頓殿試場所;擴建館舍等。
明史記載“遇事有執,尤廉潔,然性刻深,亦頗偏愎,不諳大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1

主题

955

帖子

2099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099
 楼主| 发表于 昨天 22:50 | 显示全部楼层
《太上感应篇》

       太上曰: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
是以天地有司过之神,依人所犯轻重,以夺人算。算减则贫耗,多逢忧患,人皆恶之,刑祸随之,吉庆避之,恶星灾之,算尽则死。

又有三台北斗神君,在人头上,录人罪恶,夺其纪算。又有三尸神,在人身中,每到庚申日,辄上诣天曹,言人罪过。月晦之日,灶神亦然。

凡人有过,大则夺纪,小则夺算。其过大小,有数百事,欲求长生者,先须避之。

是道则进,非道则退;不履邪径,不欺暗室;积德累功,慈心于物;忠孝友悌,正己化人;矜孤恤寡,敬老怀幼;昆虫草木,犹不可伤。宜悯人之凶,乐人之善,济人之急,救人之危。见人之得,如己之得;见人之失,如己之失。不彰人短,不炫己长,遏恶扬善,推多取少。受辱不怨,受宠若惊,施恩不求报,与人不追悔。

所谓善人,人皆敬之,天道佑之,福禄随之,众邪远之,神灵卫之,所作必成,神仙可冀。欲求天仙者,当立一千三百善。欲求地仙者,当立三百善。

苟或非义而动,背理而行;以恶为能,忍作残害;阴贼良善,暗侮君亲;慢其先生,叛其所事;诳诸无识,谤诸同学;虚诬诈伪,攻讦宗亲;刚强不仁,狠戾自用。

是非不当,向背乖宜;虐下取功,谄上希旨;受恩不感,念怨不休;轻蔑天民,扰乱国政;赏及非义,刑及无辜;杀人取财,倾人取位;诛降戮服,贬正排贤;凌孤逼寡,弃法受赂;以直为曲,以曲为直;入轻为重,见杀加怒;知过不改,知善不为;自罪引他,壅塞方术;讪谤圣贤,侵凌道德。

射飞逐走,发蛰惊栖;填穴覆巢,伤胎破卵;愿人有失,毁人成功;危人自安,减人自益;以恶易好,以私废公;窃人之能,蔽人之善;形人之丑,讦人之私;耗人货财,离人骨肉;侵人所爱,助人为非;逞志作威,辱人求胜;败人苗稼,破人婚姻。

苟富而骄,苟免无耻;认恩推过,嫁祸卖恶;沽买虚誉,包贮险心;挫人所长,护己所短;乘威迫胁,纵暴杀伤;无故剪裁,非礼烹宰;散弃五谷,劳扰众生;破人之家,取其财宝;决水放火,以害民居;紊乱规模,以败人功;损人器物,以穷人用。

见他荣贵,愿他流贬;见他富有,愿他破散;见他色美,起心私之;负他货财,愿他身死;干求不遂,便生咒恨;见他失便,便说他过;见他体相不具而笑之,见他才能可称而抑之。

埋蛊厌人,用药杀树;恚怒师傅,抵触父兄;强取强求,好侵好夺;掳掠致富,巧诈求迁;赏罚不平,逸乐过节;苛虐其下,恐吓于他。

怨天尤人,呵风骂雨;斗合争讼,妄逐朋党;用妻妾语,违父母训;得新忘故,口是心非;贪冒于财,欺罔其上;造作恶语,谗毁平人;毁人称直,骂神称正;弃顺效逆,背亲向疏;指天地以证鄙怀,引神明而鉴猥事。

施与后悔,假借不还;分外营求,力上施设;淫欲过度,心毒貌慈;秽食喂人,左道惑众;短尺狭度,轻秤小升;以伪杂真,采取奸利;压良为贱,谩蓦愚人;贪婪无厌,咒诅求直。

嗜酒悖乱,骨肉忿争;男不忠良,女不柔顺;不和其室,不敬其夫;每好矜夸,常行妒忌;无行于妻子,失礼于舅姑;轻慢先灵,违逆上命;作为无益,怀挟外心;自咒咒他,偏憎偏爱。

越井越灶,跳食跳人;损子堕胎,行多隐僻;晦腊歌舞,朔旦号怒;对北涕唾及溺,对灶吟咏及哭;又以灶火烧香,秽柴作食;夜起裸露,八节行刑;唾流星,指虹霓;辄指三光,久视日月;春月燎猎,对北恶骂;无故杀龟打蛇。

如是等罪,司命随其轻重,夺其纪算,算尽则死。死有余辜,乃殃及子孙。又诸横取人财者,乃计其妻子家口以当之,渐至死丧。若不死丧,则有水火盗贼、遗亡器物、疾病口舌诸事,以当妄取之值。又枉杀人者,是易刀兵而相杀也。取非义之财者,譬如漏脯救饥、鸩酒止渴,非不暂饱,死亦及之。

夫心起于善,善虽未为,而吉神已随之。或心起于恶,恶虽未为,而凶神已随之。其有曾行恶事,后自改悔,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久久必获吉庆,所谓转祸为福也。

故吉人语善、视善、行善一日有三善,三年天必降之福。凶人语恶、视恶、行恶,一日有三恶,三年天必降之祸。胡不勉而行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云南知青网学术科技频道   

GMT+8, 2021-12-5 00:05 , Processed in 0.491737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