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376|回复: 5

儒学大家民族英雄林则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5 12:45: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儒学大家 民族英雄林则徐

林则徐,皆知他是鸦片战争时的抗侵英雄,但他与儒学的关系,却鲜为人知。自……儒家文化被亵渎后。仅“儒家文化是奴性文化”之词,就蒙得人们远离之……。但又都公认,林则徐是抗英侵略的民族英雄。殊不知,林则徐就是儒家文化的传承者和经学大家。“奴性文化”何以能培育出这样的民族英雄?!当我们今天重学中国文化,才发现曾经的迷失。
林则徐就为“十三经注疏”本的【礼记训纂】写过序,其水平之高,足见他对儒学的博达疏通与笃信笃行。又彰显人品之高尚巍巍。






★最新连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5 13:39:39 | 显示全部楼层

13-dx302.jpg

林则徐(1785年8月30日-1850年11月22日),福建省侯官人,字元抚,又字少穆、石麟,晚号俟村老人、俟村退叟、七十二峰退叟、瓶泉居士、栎社散人等,是清朝时期的政治家、思想家和诗人,官至一品,曾任湖广总督、陕甘总督云贵总督,两次受命钦差大臣;因其主张严禁鸦片,在中国有民族英雄之誉。

1839年,林则徐于广东禁烟时,派人明察暗访,强迫外国鸦片商人交出鸦片,并将没收鸦片于1839年6月3日在虎门销毁。虎门销烟使中英关系陷入极度紧张状态,成为第一次鸦片战争,英国入侵中国的借口。尽管林则徐一生力抗西方入侵,但对于西方的文化、科技和贸易则持开放态度,主张学其优而用之。根据文献记载,他至少略通英、葡两种外语,且着力翻译西方报刊和书籍。晚清思想家魏源将林则徐及幕僚翻译的文书合编为《海国图志》,此书对晚清的洋务运动乃至日本的明治维新都具有启发作用。1850年11月22日,林则徐在普宁老县城病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5 13:48:11 | 显示全部楼层

林则徐在云南

道光二十七年(1847年)三月,清廷命林则徐为云贵总督。到任后,以维护云南边境安定得力,加太子太保,赏戴花翎。二十九年(1849年)秋,因病重奏请开缺回乡调治,翌年三月返抵侯官。九月,又被清廷命为钦差大臣,去广西镇压拜上帝会的反清武装起义。他抱病从侯官起程,十月十九日(1850年11月22日)逝于潮州普宁行馆。在报丧奏折到京前,清廷于十月二十四日(11月27日)还命他暂署广西巡抚。

在任滇都时,他提出整顿云南矿政,鼓励私人开采,提倡商办等主张。这反映出他的思想中包含着自然的市场经济思想。于道光二十九年(1849年)因病辞归,结束了他的政治生涯。道光三十年(1850年)清廷为进剿太平军作乱,故再任命他为钦差大臣,督理广西军务。可是林则徐根本未康复,疝气不时发作。结果他要躺在特制的卧轿,由福建、广东山区,一路直达广东。到潮州时,开始严重下痢,到了普宁,已病入膏肓,不得不暂住普宁行馆。最后林则徐在儿子林聪彝幕僚刘存仁陪同下,于道光三十年十月十九(1850年11月22日)辰时,指天三呼“星斗南”之后,与世长辞,享年六十六岁。死后清廷晋赠其太子太傅,照总督例赐恤,历任一切处分悉行开复,谥文忠

在云南的一些事迹,将续待发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5 13:50:49 | 显示全部楼层
藏书之好从政之暇,尤喜藏书。举进士后,居于文藻山,早年以“东壁图书府,西园翰墨林。颂诗闻国政,讲易见天心”为志,潜心搜罗前朝及当代各类书籍。藏书楼有“七十二峰楼”、“云左山房”,专用贮书,积三十余楹。贬谪伊犁时,以大车7辆,载书20箧。临行前赋诗云“纵使三年生马角,也须千卷束牛腰”。有《云左山房书目》抄本传世。藏印有“林少穆珍藏印”、“河东节帅,江左中丞”、“宠辱皆忘”、“读书东观,视草西台”、“吴越秦楚齐梁使者”等十数枚。原藏书之所“七十二峰楼”于1948年被洪水冲垮,福州市政府拨款重建。有《林文忠公政书》、《信及录》等,后汇为《林则徐集》。

   林雨化事件

林雨化,字希吾,是林则徐的同族长辈,亦是林宾日所创立的真率会的中坚分子,为人正派不阿,不畏权势。他揭发当时的福建按察使钱士椿营私舞弊,遭钱士椿罗织罪名报复,林雨化拒不认罪,钱士椿则迫林雨化父亲代押。结果林雨化被监禁七个月后,遣戍新疆,途中受尽折磨,直到六十岁时获释归乡。

林宾日对林雨化的遭遇感到无限愤慨,林则徐少时已经从父亲口中听闻林雨化事件,希望一见林雨化。在父亲的引见下拜见了林雨化,拜读其著作。之后,林则徐对吏治腐败加深了认识,日后对他的改革吏治有重要作用。

林则徐的家离南宋抗金将领李纲之祠不远,结果那里成为他和朋友联谊之所。此后,林则徐特别游览历代爱国者的遗迹,感受到爱国及民族思想的熏陶,后来他和友人梁章巨发起修葺李纲墓地行动,又重修于谦祠墓。


同榜之谊

潘锡恩,曾任江南河道总督兼漕运总督。晚年晋封太子少保,去世后赐谥号“文慎”。嘉庆十六年(1811年)辛未科开科取士后,林则徐赫然列居放榜单中第二甲九十二名进士中的第四位,潘锡恩列居第三十五位。中进士后两人都被选任为翰林院庶吉士。其后潘锡恩在任会试同考官后的第二年(1817年)大考中名居第一,其所写的《澄海楼赋》一文深受嘉庆皇帝的欣赏。这两位彪炳史册的人物是同榜也是知己,在清朝嘉庆、道光时期曾有一段不平凡的交往。

潘锡恩是位水利专家,主持治(黄)河工程,不仅有治河方面的奏疏,而且还写过《畿辅水利》等专著。因为这些原因,林则徐对潘锡恩的学问和人品很是钦佩,两人交情深厚。清代方浚师所著的《蕉轩随录》中有一副林则徐赠潘锡恩的对联:“三策治河书,纬武经文,永作江淮保障;一篇澄海赋,掞天藻地,蔚为华国文章。”这副对联是林则徐对潘锡恩一生功业的最高肯定和褒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5 14:12:43 | 显示全部楼层

林则徐生平爱好诗词、书法,著有《云左山房文钞》、《云左山房诗钞》、《使滇吟草》和《林文忠公政书》《荷戈纪程》等著作。所遗奏稿、日记、公牍、书札、诗文等。后人辑为《林则徐集》。[3]

林则徐著作包括奏折、公牍、文钞、诗词、信札、日记以及他主持翻译的《四洲志》等译作。这些著译散藏各地,长期没有经过系统整理。

林则徐全集》分奏折、文录、诗词、信札、日记、译编六卷,共十册。

*

林则徐书法的主要成就是行草,而又以《集王圣教序》为基本路数,属于传统派系,通篇秀劲乃其可贵之处。同时,从林氏楷书作品亦足可见其临池之功力。

林氏在1827年(道光七年)《跋沈毅斋墨迹》中说:“初学临摹辄舍唐人矩范而躐等于钟张羲献,是犹未能立而使之疾行,僵卧必矣”。可见,林氏有自己的学书心得,从唐人入手是他的主张。实际上,林氏并没有忽视“取法乎上”的传统共识,其楷书,不拘泥于某家框架,也并不纯然是唐人的规矩,还在点划使转之间偶尔透露出晋人的风度,愈是晚期之作愈如此。

林氏的书法取势,端重安详,绝无矫揉造作的气息,虽不属于雄强一路,但其字里行间体现出一股中华民族固有的浩然正气、凛然大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5 14:29:41 | 显示全部楼层
林则徐的云南记忆

13-dx501.jpeg

林则徐的一生,辉煌与惨淡交织,悲壮与苍凉交融,是一位伟大的爱国者和勇敢的民族英雄。对外抗敌软弱无能的道光皇帝,对内整人却是手硬心狠,竟然把禁烟卫国的有功之臣林则徐当作“替罪羊”革职流放到新疆伊犁。林则徐在新疆3年,垦辟屯田、兴办水利,如他后来所说:“二万里冰天雪地,支身荷戈,不敢言苦。”林则徐受迫害的不幸遭遇,引起大学士王鼎的不平,多次上书道光,皇帝均未准奏。王鼎气愤不过,上了最后一道奏折,指责皇上和穆彰阿等忌贤误国,随后悬梁自尽,以无声的死为林则徐鸣冤呐喊。道光皇帝后来重新起用林则徐为陕西巡抚,接着又任云贵总督,时为道光二十七年(1847年),林则徐已是积劳成疾的62岁老人了。可是他刚到昆明上任即远赴澜沧江和怒江之间的滇西永昌(今保山),处置愈演愈烈的民族械斗动乱。林则徐将这旷日持久的案件很快平息,回到昆明后,常感“衰惫之躯,难以支拄”,本想奏请皇上准予回福建故乡养病,但又忧国忧民,仍勉为其难地坚持公务,为云南人民做了许多好事。

林则徐在昆明短短两年,是他人生的最后岁月。由于林则徐病情加重,1850年他奏请朝廷获准回乡养病。临别昆明时,林则徐写了《黄金时节别直兰》一诗,表达了他对昆明父老乡亲和山水田园的依恋之情。在离滇赴闽的风尘途中,望群山巍巍,听江河滔滔,林则徐百感交集,不禁想起8年前的8月中旬,在由广东流放新疆漫漫释路上的一间茅屋里,曾经给远在故乡的亲人写过一封家书,信中有两句呕心沥血的联语,林则徐轻声地复诵着这两句联语:“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马前鞍后的兵丁们听了都流出了泪水。
13-dx502.jpeg
林则徐回到福州养病不到半年,道光皇帝再次起用他为钦差大臣,令他前往广西处理农民起义相关事宜,这位忠臣慨然遵命带病前行。然而此次皇帝之令却让林则徐走到了生命的终点,他在途经广东普宁时病逝了。昆明晋宁文人宋嘉俊得知噩耗后,含泪写了一首七律,在赞颂林则徐治滇有功的同时特别指出:“功德数余论文事,词华彪炳亦千秋。”

确实,林则徐在云南除了政绩卓著,其诗文亦可彪炳千秋,深受文人墨客敬仰。就以林则徐游黑龙潭、大观楼的两首七律为例,这是林则徐于道光二十九年(1849年)农历七月十五日中元节前一天,为云南学使孙梧江即赴东部府主考而举行郊游饯别时写的。黑龙潭自古为道观,道教以正月十五日为上元节,七月十五日为中元节,十月十五日为下元节。这三元中,上元为天,中元为地,下元为水,是敬奉天、地、水为三元之气的节日。在敬奉地气之节前夕游览黑龙潭道观,显然不会是巧合,非有识之士不会这样安排。再说此前,嘉庆二十四年(1819年),林则徐34岁时曾以京城翰林院编修的身份被皇帝钦点为云南学政,来昆明主持云南全省的乡试,期间,林则徐曾到过黑龙潭游览。所以,这首诗有52字长注:“黑龙潭有唐梅二株。嘉庆己卯,徐使滇中尚见之。一株已枯而旁出小茎引一大株犹极蟋郁之盛。”可是,30年之后故地重游,“今此株变只剩枯根尺许,为之慨然。”所以林则徐诗日:“老梅认取陈根在,姗载鸿泥一梦中。”这既是吟咏唐梅之衰残命运,也在叹息自己的沧桑人生。那天黑龙潭下着小雨,林则徐为孙梧江饯行,应邀同游的还有云南巡抚程晴峰等人,自然要记叙友人之间的情谊,故有诗云:“揽胜莫辞衣袂湿,临歧肯放酒杯空?”
13-dz505.jpeg
黑龙潭

游罢黑龙潭,林则徐与友人们“笋舆穿彻郭东西,载上轻舟息马蹄。”也就是说他们骑马穿城而过来到大观楼,拴马驾轻舟,戏清波于滇池之湾近华浦;又泊舟登楼远眺,然后饮酒于楼下。“合乞文星留墨妙,长言休让昔人题。”林则徐诗趣风发,把酒临虚,说你孙髯翁180字长联尽管写得好,也不会不让我们这些文星留下美妙的诗篇吧!确实,林则徐在这首诗中所描绘的大观楼风景:“雨后浓园花四壁,水边香绽稻千畦。阑干百尺横波立,楼阁三重压树低。”也并不比孙髯翁长联的描写逊色。整首诗意境优雅,情调怡悦,表明林则徐虽然年老体衰病势加重,但仍然保持着对生命和自然的乐观心态。就论其书法风格,笔墨刚劲而潇洒,丰润而飘逸,犹如行云流水,可观可听,视觉的美感和内心的情感都跃于纸上,为后人研究体察林则徐的晚年生活提供了宝贵的历史资料。

林则徐在昆明的诗作当然不止上述两首,据了解,他于同年的正月十七日曾邀约云南巡抚程晴峰等友人畅游昆明近郊万寿寺,写下了赞赏茶花的诸如“滇中常见四时花,经冬犹喜红山茶”等数首诗篇。抒写云南山茶的诗篇从古到今千万首,林则徐的茶花诗是写得较为出色的。

不久前,中国作家协会组织诗人前往珠江三角洲采风,我参与其间,并重点参观访问了林则徐在虎门禁烟的销烟池以及林则徐率军抗击英军的靖远炮台。同行的有位女诗人觉得广东保持维护林则徐禁烟抗英遗址,弘扬了这位民族英雄的爱国精神。当我讲起林则徐任云贵总督两年间在昆明和保山的故事时,她仿佛感到是一种新发现似的,欣喜之余问我:“我多次到过昆明,怎么没见过也没听说过昆明有什么林则徐的历史遗迹或文化标志呢?”我无奈地摇了摇头。

关于林则徐在昆明的史迹,我不知道要责问历史还是要责问现实。但我想,作为历史文化名城的昆明,为什么不发掘林则徐户勺历史文化遗迹,不积极地树立林则徐的历史文化形象呢?

如今,已经从故宫博物院请来了林则徐游黑龙潭、大观楼两首诗的手迹,真让人产生“鸿泥一梦中”的感觉。我们要抓住这个时机,让林则徐加入到赛典赤、郑和、聂耳等伟人的行列之中,以增添昆明的历史文化光彩。如果有关部门把林则徐记游黑龙潭、大观楼两首诗的手迹镌刻于石碑上,分别立在黑龙潭和大观楼两个公园里,供游客欣赏,那么其广泛而深远的历史文化影响不可低估。当人们站在诗碑前朗读林则徐诗句的时候,会从中知道林则徐到过云南,会感到林则徐还没有离开云南,依然与云南同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联系我们|云南知青网生活娱乐频道  

GMT+8, 2019-9-15 18:41 , Processed in 0.136773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