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75|回复: 15

蓮池大師自知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2-9 01:28: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自知錄
[]蓮池大師云栖祩宏大师
云栖祩宏001.jpg
自知錄序
予少時見《太微仙君功過格》而大悅,旋梓以施。已而出俗行腳,匍匐於參請。暨歸,隱深谷,方事禪思,遂無暇及此。今老矣,複得諸亂帙中,悅猶故也。乃稍為刪定,更增其未備,而重梓焉。昔仙君謂:「凡人宜置籍臥榻,每向晦入息,書其一日功過。積日而月,積月而年,或以功准過,或以過准功,多寡相讎,自知罪福,不必問乎休咎。」至矣哉言乎!先民有雲:「人苦不自知。」唯知其惡,則懼而戢。知其善,則喜而益自勉。不知,則任情肆志,淪胥於禽獸,而亦莫覺其禽獸也。茲運心舉筆,靈台難欺。邪正淑慝,炯乎若明鏡之鑒形。不師而嚴,不友而諍,不賞罰而勸懲,不蓍龜而趨避,不天堂地獄而升沈。馴而致之,其于道也何有!因易其名,曰《自知錄》。
是錄也,下士得之,行且大笑,莫之能視,奚望其能書?中士得之,必勤而書之。上士得之,但自諸惡不作,眾善奉行,書可也,不書可也。何以故?善本當行,非僥福故。惡本不當作,非畏罪故。終日止惡,終日修善。外不見善惡相,內不見能止能修之心。福且不受,罪亦性空,則書將安用?矧二部童子、六齋諸天,並世所稱台彭司命、日遊夜遊、予司奪司、元會節臘等,昭布森列,前我、後我、左右我,明目而矚我。政使我不書,彼之書固以密繭絲而析秋毫矣。雖然,天下不皆上士。即皆上士,其自知而不書,不失為君子。不自知而不書,非冥頑不靈,則剛愎自用雲爾。人間顧可無是錄乎?

是故在儒為四端百行,在釋為六度萬行,在道為三千功八百行,皆積善之說也。彼罷緣灰念之輩,以自為則無論矣。如藉口乎善惡都莫思量,見有勤而書之者,漫呵曰:惡用是矻矻爾煩心為?則其失非細。嗟乎!世人夏畦於五欲之場,疲神殫思,終其身不憚煩,而獨煩於就寢之俄頃不一整其心慮,亦惑矣。晝勤三省夜必告天 (2),乃至黑豆白豆,賢智者所不廢也。書之庸何傷!
----時萬曆三十二年歲次甲辰清明日沙門袾宏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2-9 01:30:25 | 显示全部楼层
自知錄凡例
  △、舊曰「功過」,今曰「善過」,取《周易》「見善則遷,有過則改」之義。「善」即「功」故。
  △、舊有「天尊」、「真人」、「神君」等,今攝入「諸天」。舊有「章奏」、「符籙」、「齋醮」等,今攝入「佛事」。各隨所宗,無相礙故。
  △、該善若干,該過若干,與舊稍有增減。小異大同故。
  △、在家出家一切人等,凡有所求,不必勞形役志,百計謀畫,希望成功。亦不必禱神祠天,宰殺牲牢,請乞福佑。但發心積善,或至五百,或至一千、三千、五千,乃至於萬,隨其所求,必滿願故。
  △、以上休咎,但是花報。若夫來生,即此可知。果報不虛故。
目 錄
●善門:忠孝類 仁慈類 三寶功德類 雜善類 補遺   
●過門:不忠孝類 不仁慈類 三寶罪業類 雜不善類 補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2-9 01:33:37 | 显示全部楼层
自知錄上
善 門
忠孝類
  △事父母致敬盡養,一日為一善。守義方之訓,不違犯者,一事為一善。父母歿,如法資薦,所費百錢為一善。勸化父母以世間善道,一事為十善。勸化父母以出世間大道,一事為二十善。 〖解〗凡言百錢,謂銅錢百文,正准銀十分,不論錢貴錢賤。
   △事繼母致敬盡養,一日為二善。敬養祖父母同論。
   △事君王竭忠效力,一日為一善開陳善道,利益一人為一善,利益一方為十善,利益天下為五十善,利益天下後世為百善。遵時王之制,不違犯者,一事為一善。凡事真實不欺,一事為一善。
   △敬奉師長,一日為一善。守師良誨,一言為一善。
   △敬兄愛弟,一事為一善。敬愛異父母兄弟,一事為二善。
【仁慈類】
  △救重疾一人為十善,輕疾一人為五善。施藥一服為一善。路遇病人,輿歸調養,一人為二十善。若受賄者非善。 〖解〗受賄,謂得彼人金帛酬謝。
   △救死刑一人為百善,免死刑一人為八十善,減死刑一人為四十善。若受賄徇情者非善。救軍刑、徒刑一人為四十善;免,為三十善;減,為十五善。救杖刑一人為十五善;免,為十善;減,為五善。救笞刑一人為五善;免,為四善;減,為三善。以上受賄者非善,偏斷不公者非善。居家減免婢僕之屬同論。 〖解〗救,謂非自己主事,用力扶救是也。免,謂由自己主事,特與恕免是也。偏斷者,謂非據理詳審,唯任意偏斷,反釋真犯是也。
   △見溺兒者,救免收養,一命為五十善。勸彼人勿溺,一命為三十善。收養無主遺棄嬰孩,一命為二十五善。
   △不殺降卒,不戮脅從,所活一人為五十善。
   △救有力報人之畜,一命為二十善。救無力報人之畜,一命為十善。救微畜,一命為一善。救極微畜,十命為一善。若故謂微命善多,專救微命,不救大命者非善。若不吝重價而救大命,與救多多極微命同論。 〖解〗有力報人,如耕牛、乘馬、家犬等。無力報人,如豬、羊、鵝、鴨、獐、鹿等。微命,如魚、雀等。極微,如細魚、蝦、螺,乃至蠅、蟻、蚊、虻等。救者,或買放,或禁絕,或勸止,是也。專救微命,不救大命,是唯貪己福,無慈物心,故非善。
   △救害物之畜,一命為一善。 〖解〗害物,如蛇、鼠等。蛇未咬人,無可殺罪故。鼠雖為害,罪不至死故。
   △祭祀、筵宴,例當殺生,不殺而市買現物,所費百錢為一善。世業看蠶,禁不看者為五善。
   △見漁人、獵人、屠人等,好語勸其改業,為三善。化轉一人,為五十善。
   △居官禁止屠殺,一日為十善。
   △家犬、耕牛、乘馬等,死而埋葬之,大命一命為十善,小命一命為五善。複資薦之,一命為五善。
   △賑濟鰥、寡、孤、獨、癱、瞽窮民,百錢為一善。零施積至百錢為一善。米、麥、布、幣之類,同上計錢數論。周給宗族中人同論。周給患難中人同論如上。窮民收歸養膳者,一日為一善。
   △見人有憂,善為解慰,為一善。
   △荒年平價糶米,所讓百錢為一善
   △濟饑人一食為一善,渴人十飲為一善。濟寒凍人暖室一宵為一善,棉衣一件為二善。夜暗施燈明,一人為一善。天雨施雨具,一人為一善。
   △施禽畜二食為一善
   △饒免債負,百錢為一善。利多年久,彼人哀求,度其難取而饒免者,二百錢為一善。告官,官不為理,不得已而饒免者非善。
   △救接人畜助力疲困之苦,一時為一善。 〖解〗救接者,謂或停役、或代勞是也。
   △死不能殮,施與棺木,所費百錢為一善。
   △葬無主之骨,一人為一善。施地與無墳墓家,葬一人為三十善。若令辦租稅者非善。置義塚,所費百錢為一善。
   △平治道路險阻泥淖,所費百錢為一善。開掘義井、修建涼亭、造橋樑、渡船等,俱同論。若受賄者非善。
   △居上官,慈撫卑職,一人為一善。有過,情可矜,保全其職為十善。若受賄者非善。凡在上不淩虐下人者同論。
   △視民如子,唯恐傷之,一事為一善。
   △善遣妾婢,一人為十善。資發所費,百錢為一善。白還人賣出男女,不取其贖者,原銀百錢為一善。出財贖男女還人者同論。
【三寶功德類】
  △造三寶尊像,所費百錢為一善。諸天、先聖、治世正神、賢人君子等像,所費二百錢為一善。重修者同論。 〖解〗諸天,謂欲、色、無色三界梵王、帝釋等,及道教天尊、真人、神君等。先聖,謂堯、舜、周、孔等。正神,謂嶽瀆、城隍等。賢人君子,謂忠臣、孝子、義夫、節婦等。
   △刊刻大乘經律論,所費百錢為一善。二乘及人天因果,所費二百錢為一善。若受賄者非善。印施流通者同論。 〖解〗賄,謂取價貨賣等。人天,謂佛菩薩所說五戒十善,及世間正法、《六經》、《論》、《孟》、先聖先賢嘉言善行等。
   △建立三寶寺院庵觀,及床座、供器等,所費百錢為一善。施地與三寶,所值百錢為一善。護持常住,不使廢壞者同論。建立諸天、正神、聖賢等廟宇,所費二百錢為一善。用葷血祭祀者非善。
   △施香燭、燈油等物供三寶,所費百錢為一善
   △受菩薩大戒為四十善,小乘戒為三十善,十戒為二十善,五戒為十善。
   △注釋正法大乘經律論,一卷為五十善。卷數雖多,止千五百善。二乘及人天因果,一卷為一善。卷多,止三百善。若僻任臆見者非善。
   △自己著述、編輯出世正法文字,一卷為二十五善。卷多,止五百善。人天因果,一卷為十善。卷多,止百善。若談說無益者非善。
   △見偽造經,勸人莫學者為一善。
   △為君王、父母、親友、知識、法界眾生,誦經一卷為二善,佛號千聲為二善,禮懺百拜為二善。若受賄者非善。為自己,經一卷、佛千聲、懺百拜俱一善。
   △為君、父,乃至法界眾生,施食一壇,所費百錢為一善。登壇施法者,一度為三善。若受賄者非善。為世災難,作保禳道場,所費百錢為一善。若受賄者非善。
   △講演大乘經律論,在席五人為一善。人數雖多,止百善。二乘及人天因果,在席十人為一善。人多,止八十善。若受賄者非善。圖名者非善。講演虛玄外道,無益於人者非善。
   △禮拜大乘經典,五十拜為一善。
   △講演正法處,至心往聽,一席為一善。
   △飯僧,因其來乞而與者,三僧為一善。延請至家者,二僧為一善。送供到寺者,一僧為一善。若盡誠盡敬者,一僧為五善。再三苦求而後與者非善。
   △飯僧不拒乞人,平等與食者,二人為一善
   △護持僧眾,一人為一善。所護匪人者非善。
   △度大德賢弟子,一人為五十善。明義守行弟子,一人為十善。但明義、但守行弟子,一人為五善。若氾濫度者非善。 〖解〗大德賢弟子,謂能續佛慧命,普利人天者是也。但者,明義、守行各止得其一也。
【雜善類】
  △不義之財不取,所值百錢為一善。無害於義,可取而不取,百錢為二善。處極貧地而不取,百錢為三善。
   △當欲染境,守正不染,為五十善。勢不能就而止者非善。
   △借人財物,如期而還,不過時日者為一善。
   △代人完納債負,百錢為一善。
   △讓地讓產,所值百錢為一善。
   △義方訓誨子孫,一事為一善。大家禁約家人、門客者同論。
   △勸人出財作種種功德者,所出百錢為一善。圖名利而募化者非善。
   △勸人息訟,免死刑一人為十善,軍刑、徒刑一人為五善,杖刑一人為二善,笞刑一人為一善。勸和鬥爭為一善。若受賄者非善。
   △發至德之言,一言為十善。 〖解〗如宋景公三語、楊伯起「四知」之類是也。
   △見善必行,一事為一善。知過必改,一事為一善。
   △論辯虛心下賢,理長則受者,一義為一善。
   △舉用賢良,一人為十善。驅逐奸邪,一人為十善。揚人善,一事為一善。隱人惡,一事為一善。見傳播人惡者,勸而止之為五善。
   △于諸賢善恭敬供養,一人為五善。見人侵毀賢善,勸而止之為五善。
   △勸化人改惡從善,一人為十善。
   △成就一人家業為十善,成就一人學業為二十善,成就一人德業為三十善。
   △許友,義不負然諾為十善;義不負身命為百善;義不負財物寄託,百錢為一善。 〖解〗然諾,如掛劍樹上之類。身命,如存孤死節之類。財物,如還金幼子之類。
   △有恩必報,一事為一善。報恩過分為十善。有仇不報,一事為一善。若懷公道報私恩者非善。
   △著破補衣一件為二善,粗布衣一件為一善。若原無好衣而著者非善。矯情幹譽者非善。
   △肉食人減省食,一食為一善。素食人減省食,一食為二善。若無力辦好食而減者非善。
   △肉食人,見殺不食為一善,聞殺不食為一善,為己殺不食為一善。
   △忍受人橫逆相加,一事為一善。
   △拾遺還主,所值百錢為一善。
   △引過歸己,推善與人,一事為二善。
   △名位、財利等,安分聽天,不夤緣營謀者,一事為十善。
   △處眾,常思為眾,不為己者,所處之地,一日為一善。
   △甯失己財,寧失己位,使他人得財得位者,為五十善
   △遇失利及諸患難,不怨天尤人而順受者,一事為三善。
   △祈福禳災等,但許善願,不許牲祀者為五善。
   △傳人保養身命書,一卷為五善。救病藥方,五方為一善。若受賄者非善。無驗妄傳者非善。
   △拾路遺字紙火化,百字為一善。
   △有財有勢,可使不使,而順理安分者,一事為十善。
   △權勢可附而不附者為十善
   △人授爐火丹術,辭不受者為三十善。人授已成丹銀,棄不行使者,所值百錢為三善。
【補遺】
  △凡救人一命為百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2-9 01:35:42 | 显示全部楼层
自知錄下
過 門
不忠孝類
  △事父母失敬失養,一事為一過。違犯義方之訓,一事為一過。父母責怒,生瞋者為一過,抵觸者為十過。父母所愛,故薄之,一事為一過。父母沒後,應資薦不資薦,一度為十過。父母有失,不能善巧勸化,一事為一過。
   △不敬養祖父母、繼母,一事為一過。
   △事君王不竭忠盡力,一事為一過。當直言不直言,小事為一過,大事為十過,極大事為五十過。違犯時王之制,一事為一過。虛言欺罔,一事為一過。
   △不敬奉師長,一日為一過。不依師良誨,一言為一過。反背為三十過。若師不賢而舍之者非過。 〖解〗反背,如陳相學許行之類。不賢而舍,如目連離外道師之類。
   △兄弟相仇者,一事為二過。欺淩異母所出及庶出者,一事為三過。
【不仁慈類】
  △重疾求救不救,一人為二過。小疾一人為一過。無財無術而不救者非過。
   △修合毒藥為五過,欲害人為十過,害人一命為百過,不死而病為五十過。害禽畜一命為十過,不死而病為五過。
   △咒禱厭詛,害人一命為百過,不死而病為五十過。
   △錯斷人死刑成,為八十過;故入為百過。錯斷人軍刑、徒刑成,為三十過;故入為四十過。錯斷人杖刑成,為八過;故入為十過。錯斷人笞刑成,為四過;故入為五過。私家治責婢僕之屬者同論。 〖解〗錯,謂無心。故,謂有心。
   △非法用刑,一用為十過。無罪笞人,一下為一過。
   △謀人死刑成,為百過;不成為五十過;舉意為十過。軍刑、徒刑成,為四十過;不成為二十過;舉意為八過。杖刑成,為十過;不成為八過;舉意為五過。笞刑成,為五過;不成為四過;舉意為三過。
   △父母溺初生子女,一命為五十過。墮胎為二十過。 〖解〗上帝垂訓:「父母無罪殺兒,是殺天下人民也。」故成重過。
   △殺降、屠城,一命為百過。以平民作俘虜者,一人為五十過,致死為百過。
   △主事明知冤枉,或拘忌權勢,或執守舊案,不與伸雪者,死刑成為八十過,軍刑、徒刑為三十過,杖刑為八過,笞刑成為四過。若受賄者,死刑為百過。以下俱同前論。諸枉法斷事,隨輕重,亦同前論。
   △心中暗舉惡意,欲損害人,一人為一過。事成,一人為十過。
   △故殺傷人,一命為百過。傷而不死,為八十過。使人殺者同論。
   △故殺有力報人之畜,一命為二十過,誤殺為五過。故殺無力報人之畜,一命為十過,誤殺為二過。故殺微畜,一命為一過,誤殺十命為一過。故殺極微畜,十命為一過,誤殺二十命為一過。使人殺者同論,贊助他人殺者同論,逐日飲食殺者同論,畜養賣與人殺者同論,妄談禍福祭禱鬼神殺者同論,修合藥餌殺者同論。看蠶者,與畜養殺同論。
   △故殺害人之畜,一命為一過。誤殺十命為一過。
   △見殺不救,隨上所開過減半。無門可救者非過。不可救而不生慈念為二過。 〖解〗減半者,如殺有力報人之畜二十過,今十過是也。下以次減同上。
   △耕牛、乘馬、家犬等,老病死而賣其肉者,大命為十過,小命為五過。
   △時當禁屠,故殺者,隨上所開過加一倍。私買者同論。居上位反為民開殺端者同論。 〖解〗加一倍,如殺有力報人之畜二十過,今四十過是也。下以次增同上。
   △非法烹炮生物,使受極苦者,一命為二十過。 〖解〗如活烹鱉蟹、火逼羊羔之類是也。
   △放鷹、走狗、釣魚、射鳥等,傷而不死,一物為五過。致死,與前故殺諸畜同論。發蟄、驚棲、填穴、覆巢、破卵、傷胎者同論。發蟄等,因作善事誤傷,非過。 〖解〗作善誤傷,如修橋、砌路、建寺、造塔,種種善事,本出好心,故不為過。然須懺悔資薦。
   △籠系禽畜,一日為一過。
   △見人畜死,不起慈心,為一過。
   △見鰥、寡、孤、獨窮民,饑渴寒凍等不救濟,一人為一過。無財者非過。
   △欺弄損害瞽人、聾人、病人、愚人、老人、小兒者,一人為十過。
   △見人有憂,不行解釋為一過,反生暢快為二過,更增其憂為五過。見人失利失名,心生歡喜,為二過。見人富貴,願他貧賤,為五過。
   △荒年囤米不發,坐索高價者,為五十過。遏糴者亦同此論。
   △逼取貧民債負,使受鞭撲罪名,為五過。借人財物不還,百錢為一過。
   △役使人畜,至力竭疲乏,不矜其苦而強役者,一時為十過。加之鞭笞者,一杖為一過。
   △放火燒人廬舍、山林,為五十過。因而害人,一命為五十過。害畜,如前殺畜同論。本意欲害人命者,一命為百過。
   △掘人塚,棄其骨殖者,一塚為五十過。平人塚,一塚為十過。太古無骨殖者非過。
   △依勢白占人田地、房屋等,所值百錢為十過。賤價強買,百錢為一過。
   △損壞道路,使人畜艱於行履,一日為五過。損壞義井、涼亭、橋樑、渡船等俱同論。
   △居上官,輕壞卑職前程,一人為三十過。枉法壞之者,為五十過。凡居上淩虐下人者同論。
   △幽系婢妾,一人為一過。謀人妻女,一人為五十過。
【三寶罪業類】
  △廢壞三寶尊像,所值百錢為二過。廢壞諸天、治世正神、賢人君子等像,所值百錢為一過。葷血邪神惑世者非過。
   △以言謗斥佛、菩薩、羅漢,一言為五過。謗斥諸天、正神、聖賢,一言為一過。斥邪救迷,出於真誠者非過。
   △禮佛失時為一過。因病、因正事非過。葷辛、酒肉、觸欲,失時為五過。六齋日犯者加一倍論。
   △毀壞三寶殿堂、床座、諸供器等,所值百錢為一過。誘他人使之毀壞者同論。見毀壞不諫勸為五過,反助成為十過。諸天、正神、聖賢等廟宇,所值二百錢為一過。葷血淫祠惑世者非過。 〖解〗誘,謂他本無心,我教彼為之。助,謂他先欲毀,我從旁贊之。
   △占三寶地,所值百錢為一過。占屋宇者同論。
   △新立葷血祭祀神祠,一所為五十過,神像一軀為十過。重修者,祠、像各減半論。 〖解〗新立,謂非古原有,特地創造。
   △毀壞出世正法經典,所值百錢為二過。二乘、人天因果,所值百錢為一過。
   △謗訕出世正法經典,一言為十過。人天因果,一言為五過。
   △吝法不教為十過,因彼不足教者非過。阻隔善法不使流通為十過。屬邪見謬說者非過。雖屬善法,時當韜晦,順時休止者非過。
   △誦經差一字為一過,漏一字為一過。心中雜想為五過,想惡事為十過。外語雜事為五過,語善事為一過。起身迎待賓客為二過,王臣來者非過。不依式苟且誦為五過。誦時發瞋為十過,罵人為二十過,打人為三十過。寫疏差漏者同論。
   △以外道邪法授弟子者,一人為二十過。
   △著撰偽經一卷為十過。
   △講演邪法惑眾,在席一人為一過。往彼聽受,一席為一過。
   △講演正法,任己僻見,違經旨、背先賢者,在席五人為一過。
   △著撰脂粉詞章、傳記等,一篇為一過。傳佈一人為二過。自己記誦一篇為一過。 〖解〗一篇,謂詩一首、文一段、戲一出之類。
   △傳人厭魅、墮胎、種種惡方,一方為二十過。
   △僧人乞食不與,一人為一過。非僧人乞食不與,二人為一過。無而不與者非過。不與而反加叱辱者為三過。僧不飯僧而拒絕者,一僧為二過。 〖解〗上謂俗不齋僧,其過猶輕。下謂僧不齋僧,其過尤重。
   △畜養惡弟子不遣去者,一人為五十過。弟子有過不訓誨,小事一事為一過,大事一事為十過。
【雜不善類】
  △取不義之財,所值百錢為一過。處大富地而取者,百錢為二過。
   △欲染極親為五十過,良家為十過,娼家為二過,尼僧、節婦為五十過。見良家美色,起心私之為二過。 〖解〗此為在俗者。若出家僧,不論親疏良賤,但犯俱五十過,起心私之俱二過。
   △盜取財物,百錢為一過。零盜積至百錢為一過。瞞官偷稅者同論。威取、詐取,百錢為十過。
   △主事受賄而擢人官、出人罪,百錢為一過。受賄而壞人官、入人罪,百錢為十過。
   △借人財物不還,百錢為一過。負他債,願他身死,為十過。
   △鬥秤等小出大入,所值百錢為一過。
   △見賢不舉為五過,反擠之為十過。見惡不去為五過,反助之為十過。隱人善,一事為一過。揚人惡,一事為一過。有言責而舉惡者非過,為除害救人而舉惡者非過。
   △刻意搜求先賢之短,創為新說者,一言為一過。於理乖違者,一言為十過。做造野史、小說、戲文、歌曲,誣汙善良者,一事為二十過。不審實,傳播人隱私,及閨幃中事者,一事為十過。全無而妄自捏成者,為五十過。遞送揭帖,發人惡跡,半實半虛者為二十過,全虛者為五十過。言言皆實,而出自公心,為民除害者非過。
   △募緣營修諸福事,而盜用所施入己者,百錢為一過。三寶物,十錢為一過。因果差移,百錢為一過。
   △贊助人詞訟,死刑成,為三十過;軍刑、徒刑成,為二十過;杖刑成,為十過;笞刑成,為五過。贊助人鬥爭為一過。若教唆取利,死刑成,為百過;軍刑、徒刑成,為三十過;笞刑為十五過。離間人骨肉者為三十過。破人婚姻為五過,理不應婚者非過。
   △出損德之言,一言為十過。 〖解〗如金陵「三不足」、曹孟德「寧我負人,毋人負我」之類是也。
   △虛誑妄語,一事為一過。因而害人為十過。
   △見善不行,一事為一過。有過不改,一事為一過。過不認過,反爭為是,對平交為二過,對父母師長為十過。
   △論辯偏執己見,不服善者,一義為一過
   △不教誨子孫,任其為不善者,一事為一過。容縱家人、門客者同論。
   △大賢不師為五過。勝友不交為二過。反加謗毀欺侮為十過。
   △惡語向所尊為十過,向平交為四過,向卑幼為一過,向聖人為百過,向賢人君子為十過。
   △教人為不善,一事為二過。教人不忠不孝等大惡者,一事為五十過。見人為不善,不諫勸者為一過,大事為三十過。知彼人剛愎決不受諫者非過。
   △造人歌謠、取人插號者,一人為五過。
   △妄語不實,一言為一過。自雲證聖,誑惑世人者,一言為五十過。
   △許友負信,小事為一過,大事為十過。負財物寄託者,百錢為一過。
   △有恩不報,一事為一過。有冤必報,一事為一過。報冤過分為十過,致死為百過。於所冤人,欲其喪滅,為一過。聞冤滅已,心生歡喜,為一過。
   △肉食,一食為一過。違禁物,若龜鱉之類,一食為二過。有義物,若耕牛、乘馬、家犬之類,一食為三過。 〖解〗以上謂市買者。若自殺食,在前故殺中論。
   △飲酒,為評議惡事飲,一升為六過。與不良人飲,一升為二過。無故與常人飲,為一過。奉養父母、延待正賓者非過。煎送藥餌者非過。
   △開酒肆招人飲,一人為一過。
   △五辛,無故食,一食為一過。治病服者非過。食後誦經,一卷為一過。
   △六齋日食肉,一食為二過。食而上殿為一過。飲酒、啖五辛者同論。
   △過分美衣,一衣為一過。美食,一食為一過。唯奉養父母非過。 〖解〗過分者,謂富貴人分應受福,然於本等享用外,過為奢侈是也。唯除父母,不曰祀神、宴賓者,《周易》「二簋可享」,茅容蔬食非薄是也。
   △齋素人,必求美衣美食,一衣為一過,一食為一過。 〖解〗謂既知齋素,自合惜福。雖是布衣,必求精好,雖是菜食,必求甘美,亦折福故。
   △輕賤五穀天物,所值百錢為一過。
   △販賣屠刀、漁網等物,所費值百錢為一過。
   △拾遺不還主,所值百錢為一過。
   △有功歸己,有罪引人,一事為二過。
   △名位財利,夤緣營謀而求必得,不顧非義者,一事為十過。
   △處眾唯知為己,不為眾者,所處之地,一日為一過。
   △寧他人失財失位,而唯保全己之財位者,為五十過。
   △遇失利及諸患難,動輒怨天尤人者,一事為三過。
   △祈福禳災等,不修善事,而許牲牢惡願者為十過。所殺生命,與殺畜同論。 〖解〗十過者,但許願時,心已不良故。至後酬願宰殺時,另與殺畜同論。
   △救病藥方,不肯傳人者,五方為一過。未驗恐誤人者非過。
   △遺棄字紙不顧者,十字為一過。
   △離父母出家,更拜他人作幹父母者,為五十過。
   △人授爐火丹術,受之為三十過。行使丹銀,所值百錢為三過。實成真金,煎燒百度不變者非過。
【補遺】
  △無故殿上行、塔上登者,為五過。殿塔上葷酒污穢者為十過。 〖解〗故,謂燒香、掃地、諷經等。
   △受賄囑託擢官、出罪等,五百錢為一過。受賄囑託壞官、入罪等,五百錢為十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2-9 21:31:35 | 显示全部楼层
莲池大师简介

云栖袾宏(1535-1615),俗姓沈,名袾宏,字佛慧,别号莲池,因久居杭州云栖寺,又称云栖大师。与紫柏真可、憨山德清、藕益智旭并称为"明代四大高僧"。

莲池大师出生于世代望族之家。二十七岁丧父,三十二岁母亦永诀,大明世宗嘉靖四十五年(1566),祩宏三十二岁,投西山无门性天禅师落发,并于昭庆无尘玉禅师座下受具足戒。大师一生致力于弘扬净土法门,主持云栖道场四十余年,言传身教接引无数佛子同归净土。融合禅净二宗,定十约,僧徒奉为科律。清雍正中赐号净妙真修禅师。临终前半月预知时至,于明神宗万历四十三年(1615)七月某日安详念佛而逝,世寿八十一,僧腊五十。

莲池大师因弘扬净土宗贡献颇大,被后世尊为中国净土宗第八代祖师。

莲池大师
明代高僧。俗姓沈,名祩宏,号莲池。常精修念佛三昧,力阐禅净双修。居杭州云栖山,因又称云栖大师,为净土宗第八代祖师。

  莲池袾宏大师《五灯严统》
  古杭仁和人。姓沈。年十七补邑庠。虽业儒志在出世。每书生死事大四字于案头。自警。三十一母丧。径投西山性天理和尚剃发。于昭庆无尘律师处受具。北游五台参遍融。后谒笑岩于柳巷。求开示。岩曰。你三千里外求我开示。我有甚么开示。师恍然即礼辞。过东昌道中。闻谯楼鼓声忽悟。偈曰。三十年前事可疑。三千里外遇何奇。焚香掷戟浑如梦。魔佛空争是与非。遂南归住云栖。开净土门以摄三根。由是四众翕然归之。侍郎王公宗沐问。夜来老鼠唧唧。说尽一部华严经。师曰。猫儿突出时如何王无语。师自代云。走却法师。留下讲案。仍颂曰。老鼠唧唧。华严历历。奇哉王侍郎。却被畜生惑。猫儿突出画堂前。床头说法无消息。无消息。大方广佛华严经。世主妙严品第一。临终时预于半月前别众曰。吾欲他往矣。众皆罔测。至七月初四日果示微疾。面西而逝。世寿八十有一。僧腊五十。师自卜寺左岭下。遂全身塔焉。其所著述经疏杂录等。二十余种。行于世。

  莲池祩宏禅师《八十八祖道影传赞》
  师讳祩宏。字佛慧。别号莲池。浙江仁和人也。姓沈氏。年十七补诸生。早栖心净土。尝书生死事大四字于几案。及阅六祖坛经。喟然曰。茫茫生死。安可无本据耶。父母没。决志离俗。嘉靖乙丑除夕。命继室汤点茶。至案盏裂。师顾曰。姻缘无不散之理。丙寅元旦。与汤诀。有一笔勾词。时年三十有二。从性天理公祝发。无尽行公授具足戒。寻礼五台。感文殊放光。过伏牛山。随众炼魔。至北京龙华寺。参遍融贞公。融曰。无贪利。无求名。无攀缘。贵要之门。惟一心办道。老实持戒念佛。遂受六度万行之嘱。参笑岩宝公于柳巷。岩曰。汝何处人。师曰。浙江人。岩曰。却为何事。师曰。特到这里。来求和尚开示。岩曰。阿你在三千里外远远来。开示我教。我将甚么来开示你。师恍然即礼辞。归过东昌府。闻谯楼鼓声。忽大悟。作偈曰。二十年前事可疑。三千里外遇何奇。焚香掷戟浑如梦。魔佛空争是与非。分卫至南京瓦棺寺。病革。即有欲以就茶毗者。师微曰。一息尚存。乃止。病间至湖州之南浔。住豆腐桥。废祠中苦行三年。无一知者。五与越中禅期。终不识邻单姓字。隆庆辛未。乞食杭州之梵村。见山水幽寂。遂有终焉之志。山故宋伏虎志逢禅师刹也。圮于巨浸。环山多虎。岁伤人不下数十。师结茅三楹居焉。讽经施食。虎患顿息。岁旱。众强师出祷。师循田念佛。甘雨随注。众异之。相与助建禅林。安居学者。即今云栖道场也。万历丙子。再礼五台。己卯庚辰间。复参笑岩宝公于京西观音庵。无何以疾南还梵村。有朱桥。屡为潮汐冲塌。行者病涉。师倡复。无论贵贱。请人施八分而止。或疑其少。师曰。心力多则功自不朽。不日集千金。鸠工筑基。每下一桩。持咒百遍。潮汐不至者数日。桥竟成。戊子岁。大饥疫。日毙千人。余知府良枢。请师就灵芝寺禳之。疫遂止。壬辰岁。杭之净慈寺。请讲圆觉经。听者日数万指。因赎门外万工池。并城中上方寺长寿庵二池。为放生所。既又助浚西湖三潭所著戒杀文。海内多奉行之。慈圣皇太后。见师放生文。遣内侍颁。赐蟒龙袈裟设供。问法要。师敬以偈答。而什袭紫衣。不敢服。慈圣绘像。宫中礼焉。师道价日增。四众翕聚。而清规益肃。凛若冰霜。达观可公赞师。有末法戒坛成酒社东南撑柱仰高风之句。憨山清公。则称其一味慈悲十分清净。幻有传公。与师同参笑岩。其刻语录也。致书云栖。推师为当世金刚正眼。乞作唱导语。一时贤士大夫问道者。指不胜屈。王侍郎宗沐问。夜来床头。老鼠唧唧。说尽一部华严经。师云。猫儿突出时如何。王无语。师代云。走却法师。留下讲案。因颂曰。老鼠唧唧。华严历历。奇哉王侍郎。却被畜生惑。猫儿突出画堂前。床头说法无消息。无消息。大方广佛华严经。世主妙严品第一。朱居士鹭问。参禅念佛。可用融通否。师曰。若然是两物。用得融通著。左太尝宗郢问。念佛得悟否。师曰。返闻闻自性。性成无上道。又何疑返念念自性耶。虞光禄淳熙问。慧日入西院公案。师答曰。慧日自甘穷子。舍己从人。西院屈陷平民。将生就死。可惜五百僧。只解点著便行。曾无一二高卧不起。令慧日显异惑众。祸及儿孙。周侍郎汝登问。鸟窠吹布毛机缘。师答曰。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当下布毛满地。何待拈吹。先大夫(钱应金注先生。尔时讳斗光。后更名道素)性豪迈。一见师。辄折节请益。师有开示语。先大夫呈偈。师称善。嘱曰。学道人。当息却口头三昧。而求实悟。又曰。楞严经最有次第。宜先看。先大夫尝语承埏曰。新建而前吾师潜溪楚石。而后吾师莲池。两浙灵秀。尽萃于斯。一代儒释。孰能过之。师从念佛。得力立说。主东林净土南山戒律。乃著弥陀疏钞戒疏发隐二书。又编禅关策进。盖显禅净双修。不出一心。师之化权微矣。尝垂语曰。本朝第一流宗师。无过于楚石和尚。有西斋净土诗一卷。彼自号禅人。而浅视净土者。非也。乙卯夏六月晦日。师预设供别众。七月己酉。示微疾。日当午。命扶西向坐。哆啝念佛。端然而逝。世寿八十一。僧腊五十。塔全身于五云山之麓。释经辑古手著。凡三十余种。总名云栖法汇。行世。从上诸祖单提正令。未必尽修万行。若夫即万行以彰一心。即尘劳而见佛性。昔惟永明。今惟云栖而已。师素诫众。贵真修。勿显异。故诸灵异不具载。上首弟子。鹅湖广心。瓶匋广印。拂水广润。暨广寂。广承。广伸。广德。大贤。大真。大抡。大献以下。若而人参学。如寿昌慧经。云门圆澄。双径圆信。博山大[舟*(羲-ㄎ+乃)]。净名大莲。三峰法藏等。并饮水知源者也。赞曰。
  维大雄氏 分禅教律 云栖总持 一门超出
  单提六字 旋乾转坤 慈云肤寸 大地弥沦
 进入莲池大师文集目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2-9 21:39:58 | 显示全部楼层
蓮池大師《西方淨土發願文》
蓮池大師  2011/04/22  

稽首西方安樂國,接引眾生大導師。 我今發願願往生,惟願慈悲哀攝受。

弟子眾等,普為四恩三有,法界眾生,求於諸佛,一乘無上菩提道故,專心持念阿彌陀佛萬德洪名,期生淨土。又以業重福輕,障深慧淺,染心易熾,淨德難成。今於佛前,翹勤五體,披瀝一心,投誠懺悔:

我及眾生,曠劫至今,迷本淨心,縱貪瞋癡,染穢三業,無量無邊;所作罪垢,無量無邊;所結冤業,願悉消滅。從於今日,立深誓願,遠離惡法,誓不更造;勤修聖道,誓不退惰;誓成正覺,誓度眾生。阿彌陀佛,以慈悲願力,當證知我,當哀憫我,當加被我。願禪觀之中,夢寐之際,得見阿彌陀佛金色之身,得歷阿彌陀佛寶嚴之土,得蒙阿彌陀佛甘露灌頂,光明照身,手摩我頭,衣覆我體。使我宿障自除,善根增長,疾空煩惱,頓破無明;圓覺妙心,廓然開悟,寂光真境,常得現前。

至於臨欲命終,預知時至,身無一切病苦厄難,心無一切貪戀迷惑。諸根悅豫,正念分明,舍報安詳,如入禪定。阿彌陀佛,與觀音勢至,諸聖賢眾,放光接引,垂手提攜。樓閣幢幡,異香天樂,西方聖境,昭示目前。令諸眾生,見者聞者,歡喜讚歎,發菩提心。我於爾時,乘金剛台,隨從佛後,如彈指頃,生極樂國。七寶池內,勝蓮花中,花開見佛,見諸菩薩,聞妙法音,獲無生忍。於須臾間,承事諸佛,親蒙授記。得受記已,三身四智,五眼六通,無量百千,陀羅尼門,一切功德,皆悉成就。然後不違安養,回入娑婆,分身無數,遍十方剎。以不可思議自在神力,種種方便,度脫眾生,咸令離染,還得淨心,同生西方,入不退地。

如此大願,世界無盡,眾生無盡,業及煩惱,一切無盡,我願無盡。願今禮佛、發願、修持功德,迴施有情。四恩總報,三有齊資,法界眾生,同圓種智。

我今(眾等)稱念阿彌陀,真實功德佛名號,惟願慈悲哀攝受,證知懺悔及所願。
往昔所造諸惡業,皆由無始貪瞋癡,從身語意之所生,一切我今皆懺悔。
願我臨欲命終時,盡除一切諸障礙,面見彼佛阿彌陀,即得往生安樂剎。

願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濟三途苦。
若有見聞者,悉發菩提心。盡此一報身,同生極樂國。
十方三世一切佛。一切菩薩摩訶薩。摩訶般若波羅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2-9 21:41:18 | 显示全部楼层
莲池大师西方净土发愿文(回向文)

    修行人发了愿,修起来才有一个结果。所以发愿是最要紧的。
   莲池大师西方净土发愿文(回向文),是说得最完全、最圆满的。莲池大师的法名是“袾宏”,在杭州五云山云栖寺修行,专门修净土法门,后来往生到西方极乐世界去,并且品位很高。莲池大师西方净土发愿文(回向文)如下:     

    稽首西方安乐国,  接引众生大导师。
    我今发愿愿往生,  惟愿慈悲哀摄受。

    弟子某甲,普为四恩三有,法界众生,求于诸佛,一乘无上菩提道故,专心持念阿弥陀佛万德洪名,期生净土。又以业重福轻,障深慧浅,染心易炽,净德难成。今于佛前,翘勤五体,披沥一心,投诚忏悔:
    我及众生,旷劫至今,迷本净心,纵贪嗔痴,染秽三业,无量无边;所作罪垢,无量无边;所结冤业,愿悉消灭。从于今日,立深誓愿,远离恶法,誓不更造;勤修圣道,誓不退惰;誓成正觉,誓度众生。阿弥陀佛,以慈悲愿力,当证知我,当哀悯我,当加被我。愿禅观之中,梦寐之际,得见阿弥陀佛金色之身,得历阿弥陀佛宝严之土,得蒙阿弥陀佛甘露灌顶,光明照身,手摩我头,衣覆我体。使我宿障自除,善根增长,疾空烦恼,顿破无明;圆觉妙心,廓然开悟,寂光真境,常得现前。
    至于临欲命终,预知时至,身无一切病苦厄难,心无一切贪恋迷惑。诸根悦豫,正念分明,舍报安详,如入禅定。阿弥陀佛,与观音势至,诸圣贤众,放光接引,垂手提携。楼阁幢幡,异香天乐,西方圣境,昭示目前。令诸众生,见者闻者,欢喜赞叹,发菩提心。我于尔时,乘金刚台,随从佛后,如弹指顷,生极乐国。七宝池内,胜莲花中,花开见佛,见诸菩萨,闻妙法音,获无生忍。于须臾间,承事诸佛,亲蒙授记。得受记已,三身四智,五眼六通,无量百千,陀罗尼门,一切功德,皆悉成就。然后不违安养,回入娑婆,分身无数,遍十方刹。以不可思议自在神力,种种方便,度脱众生,咸令离染,还得净心,同生西方,入不退地。
    如此大愿,世界无尽,众生无尽,业及烦恼,一切无尽,我愿无尽。愿今礼佛、发愿、修持功德,回施有情。四恩总报,三有齐资,法界众生,同圆种智。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3-7 12:31:4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摘抄]先民有雲:「人苦不自知。」唯知其惡,則懼而戢。知其善,則喜而益自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3-10 00:06:29 | 显示全部楼层
排山点出了“序”的核心思想。
这是佛家的重要“因果”学说。印光大师云:世出世间一切法,均不出因果之外。有不信者,谓为渺茫无稽。则成捨善因善果,取恶因恶果矣”儒家、道家同有这个思想。(略有表述、运用不同而已。)都认为:“因果”乃属“道”、“法”的范畴,即是自然规律、历史规律、社会存在与运动的规律,是自然的、必然的、逻辑程序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3-10 00:26:53 | 显示全部楼层
自知录“序”的一些注释:
------------
先民有云:人苦不自知。唯知其恶,则惧而戢;知其善,则喜而益自勉;
(译文参考: 古人说:“人苦不自知。”要是自己知道某件事情后面的灾祸,就会恐惧而自制;知道某件事情后面的福气,就会欢喜而勉力去做;)
------------
放在,为四端百行,在,为六度万行,在,为三千功八百行
儒家的四端百行:是儒家称应有的四种德行,即:恻隐之心,仁之端也;羞恶之心,义之端也;辞让之心,礼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百行:各种品行、德行。
六度是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慧。这是在戒,定,慧三学之外,加布施,忍辱,精进,合称六度,亦称六波罗蜜所以要六度兼修,才能圆满大乘菩萨的二利之行,也就是万行了。
三千功之「功」者,「三清功」之谓也。「精一清功」,名「玉清」;「气一清功」名「上清」;「神一清功」名「太清」。精、气、神三千三清,纵横自在,逍遥三界之外。八百果之「果」者,成仁之端也。仁者人也,仁中有人,人中有仁,二人为仁,阴阳合壁,日月合明,回光反照之谓也。
--------------
昼勤三省,夜必告天
此为典故。指:古人如孔子的弟子曾参一日三省自身“为人谋而不忠乎、言不信乎、传不习乎”,如赵清献公袁了凡等夜里焚香向天地禀告自己一天的作为,
---------------
黑豆白豆
此为典故。见下页 >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联系我们|云南知青网生活娱乐频道  

GMT+8, 2020-6-2 14:54 , Processed in 0.142399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