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744|回复: 1

五华山旧事与走近五华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4-10 15:37: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五华山旧事
                                             本文载人民网2011年08月16日15:26    原文来源:《春城晚报》
   
五华山是昆明老城区地势最高的形胜之地,民间相传此山蕴有紫微之气。自童蒙时代始,我对这座山便怀有景仰之情。我家老宅在华山西路,老宅对面有一条盘山小径,可直通五华山光复楼西端。少年时,在省政府供职的家母常带我沿这条小径登上五华山。上山之后,顿觉视野开阔,光复楼肃穆庄严地矗立在蓝天之下。四周林木葱茏,鸟语花香,彩蝶纷飞,确是一处幽美静谧的福地。

  我的家族与五华山缘分不浅,这得从先祖父顾品珍将军谈起。96年前,即1915年12月22日,39位有胆识、敢担当、义薄云天的滇籍青年将领,聚集在五华山光复楼前,用中国传统中隆重的“歃血为盟”仪式,共同作出一个影响中国历史的庄严承诺:誓死维护共和,反对袁世凯称帝,倾全省之力与北洋政府抗衡。这便是光耀史册的云南护国起义之肇始。

  祖父是39位将领中的一员。早在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留学期间,他便加入同盟会,回国后任云南陆军讲武学堂教官,是朱德的老师。两位先贤有很深的渊源。朱德1909年来到云南,1922年离去,与祖父相处了十三个春秋。先是师生,后是上下级关系。护国战争中,祖父任梯团长(旅长),朱德是顾梯团的支队长(团长);1921年祖父主持滇政,朱德是其麾下的昆明警备区司令,后任省警察厅长。在五华山麓水晶宫朱德故居内,至今仍挂有祖父的大幅照片。

  在五华山光复楼前歃血为盟时,祖父32岁。那是一帧令人热血沸腾的历史画面。39位雄姿英发的青年将领,刺破雄鸡的鸡冠,将鸡血滴在黄钱纸上;旋即又刺破自己的中指,将鲜血滴于黄钱纸上。之后将这张蘸血的黄钱纸焚化,纸灰倒入盛酒的碗中。盟誓者双手高举盛满血酒的瓷碗,对苍天立下宏图大愿:维护共和者生,复辟帝制者亡!尔后将血酒一饮而尽。

  六年之后,即1921年,祖父又登上五华山。彼时,他已就任滇军总司令兼云南省省长。祖父虽贵为一省军政首长,物欲却极淡泊。据老人们追忆,祖父最喜好的饮食,是一碗米饭,佐之白菜汤,再加一碟青辣椒炒太和豆豉。祖父居住的寓所,是五华山西麓华山西路的顾家老宅。这院房屋是我的曾祖父—— 一位悬壶济世的老中医——购置的房产。在这所“三坊一照壁”的滇式老宅内,花木芬芳,种有盘虬有致的茶花和高大繁茂的白玉兰。可惜的是,这座具有文物价值的老宅因城市改造而被拆除,只留下一座刻有“顾品珍故居旧址”的纪念碑。

  祖父在五华山主政虽仅短短一年,政声却相当不错。他实行休兵息民的方针,力除积弊,严惩贪污和行贿者,且执法不避亲。祖父的一位亲戚为谋求保山县长职位,托我的外曾祖父去向祖父求情,被祖父严词拒绝。当时云南匪患严重,祖父派出部队剿匪,以安民心。祖父的前任在上海存有100万银元,准备购买枪械扩充军队。祖父力主将这笔巨款调回云南,以扶持金融,救济民生。时人赞扬祖父的廉洁自律,称他“金不入家,兵无欠饷”。史家称赞他“不招匪,不扰民,异口同声亿兆人;不爱钱,不惜死,岳少保言躬践履”,将祖父比做古代名将岳飞。时至今日,祖父的大幅肖像仍挂在云南陆军讲武堂“百年军校,将帅摇篮”的历史博物馆中,还挂在朱德故居史料陈列馆内。这正应了一句老话:历史自有公论,公道自在人心。 (顾国诚)

(责任编辑:(实习)徐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4-10 15:42:23 | 显示全部楼层
走 近 五 华 山
                                                                                         王德明
 
        我们家以前住在金碧路那边的崇尚街,离五华山很有一些路程,我几乎没有去过几次。那时大约就是1965年我刚刚开始上学,也就是在昆明开始有很激烈的武斗期间我成为了一个已经快要读不了几天书的小学生了。而我最早对五华山的印象不是太好,一是那个时代对龙云先生的认识不对,所以就以为他在过的五华山显然不是什么好的地方;二是“文革”的武斗双方大致是以正义路的中段为分界线的,所谓的“八二三”占据正义路靠近百货大楼的一方,而在我印象中被乱七八糟的大字报描绘得不太好的所谓的“炮兵团”就占据的是正义路上段的五华山。那时的武斗在我们童年的心目中是很可怕的,随时响起并时时刺激和提醒我们神经的枪声和高音喇叭的喊声使我们始终被包围在恐怖之中。那时住在百货大楼这边的人是不敢随便到五华山那边去的,住在五华山那边的人也不敢轻易到百货大楼这边来,生怕生命安全就会因此得不到应有的保障。有一件事几十年来总是让我忘记不了,虽然不一定很真实:据说武斗期间,有那么一个人有天在停电的晚上在五华山上站岗,他躲在一栋大楼上的一扇没有玻璃的黑暗的窗户后面,后来在特别的孤独中实在受不了发作的烟瘾,就点燃了一支香烟,那一明一暗的烟头的红火招致了一支冷枪的射击——鲜活的生命就散失于瞬间,一股青烟在黑暗的五华山的半空中开始飘散。“文革”中很多时候要“攻打五华山”的传言让小时候的我们一次又一次地把它和很多很多电影中那些激烈的战役联系在了一起。
    而我对五华山印象的改变主要来源于我考取了云南大学中文系并在那里就读四年,因为那时我们家搬到了庆云街的九成里9号,那可以说是昆明市的市中心,就紧靠在百货大楼的旁边,使我在每个星期周末的时候背了书包在走路回家的半路上必须要经过五华山。
    据我从对昆明有很深了解的学者那里得知,原来昆明的城墙有从五华山往北移到圆通山并再往前移到云南大学的经历,因为我在云南大学读书的时候,就在云南大学靠近昆明市第三十中的那一段找见了旧城墙的遗迹,还据说现在的云南大学的老图书馆、化学馆、物理馆、生物馆、西院新宿舍等都建筑在当年的城墙旧址上。那个时候我就想,其实云南大学和五华山是连接在一起的。也就是从这个时候起,我的心和五华山拉近了一些距离。而随着时代的变迁,随着我对周围世界了解的逐步加深等等,我开始走近了五华山,也开始对五华山有了新的认识。
    我生平第一次上五华山,记得是跟大学同班的一个同学到五华山也就是省政府里边去找他当知青时候的一个伙伴,那个伙伴在云南电视台工作,那时的云南电视台就设在五华山上,有当兵的背了枪守卫着,而那高高的电视发射塔几乎在昆明大部分的地方都可以看得到,当时我们每一个能够看到黑白电视节目的昆明人都很想知道云南电视台到底是个什么神秘的样子。有了这一次的经历,对五华山才开始一点一点地不再感到神秘。后来,我的同学也有几个相继在五华山的云南省政府工作过,所以找他们,或是因工作关系到省教委去等等原因到五华山去的机会就越来越多了。再后来,因曾经的老岳父也在省政府工作并且家就住在五华山后面里边一点的家属区一个叫做大板房的地方,所以又把五华山当作了自己的另一个家。
    其实五华山是一个非常非常漂亮的地方,有很多开放的花,也有很多参天的大树,当然还有很多进进出出或上上下下的汽车。五华山也是一个所谓的风水很好的地方,地势很高,站在五华山上可以看到昆明市绝大部分的地方。站在这里,以这里为一个平台,我们也会发现自己对历史的认识也加深了许多。
    我们知道,五华山蕴含着很多难忘的历史,也是很多重要历史的直接见证人。我的历史知识虽然非常地贫乏,但是对它很少的了解也足以让我对它另眼相看。
    五华山曾经是明朝永历皇帝的“故宫”,1662年吴三桂在五华山旁的坡上用弓弦勒死了永历皇帝,使南明王朝结束,世人出于义愤而将这里改为“逼死坡”,后又改为“升平坡”,后来蔡锷将军在此立“明永历帝殉国处”石碑。此碑虽然一度失落,但1983年也就是在我大学毕业前的头一年又有幸找回并重新立在坡上。
    五华山也曾经见证过一次惊心动魄的历史事件,当年的蔡锷将军和唐继尧等就曾经在五华山歃血为盟而“拥护共和”,并由此点燃了倒袁的熊熊烈火。
    抗日战争时期,龙云先生在五华山主政,政治上比较宽松,使云南成为国民党反对派统治下最为薄弱的环节,因而使西南联大在昆明得以成为了大后方的“民主堡垒”,这可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而西南联大其深厚而自由、民主的政治土壤及其开放、灵活的办学风气,以及它的“兼容并包”等等,在世界教育史上谱写了格外光辉灿烂的篇章,它培养和造就了一大批影响了中国和世界历史进程的大师级的人物,例如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的杨振宁,中国“原子弹之父”邓稼先,著名地质地理气象学专家郝诒纯,中国返回式卫星和探空火箭技术专家王希季,著名核武器专家郭永怀,著名化学家唐敖庆等等。而西南联大培养出来的研究院院士,竟然比美国1983年由1308位大学校长举行的一次评选最佳大学的活动中所评出的第一名斯坦福大学高出6·4倍,这是一个在今天看来也十分了不起的成就;还有闻一多、李公朴和四位烈士的壮举;还有华罗庚、周培源、陈嘉庚、刘文典等等大师级的人物在昆明的大学讲台上引人入胜的授课;还有朱自清、沈从文、李广田、汪曾祺等人对真实昆明的用情书写……
    五华山和它的周围还上演过许许多多鲜活的历史,让我们看到了一幕幕真实的历史剧:位于五华山脚下的华山南路的国民党云南省党部礼堂曾经被中共云南地下党组织西南联大剧团演出了进步话剧《阿Q正传》,而且一共演出了15场之多;“一二·一”学生爱国运动的游行队伍曾经多次经过五华山的脚下,高喊的口号响彻云天;从五华山下去一点的北门街曾经诞生了著名的“北门书屋”,抗战中它出版过《论持久战》等等光辉著作;五华山下的青云街曾经可以公开地出售中国革命历史上很有名的一张报纸――《新华日报》……
    五华山附近在昆明的近代史上也有很多值得书写的东西,那也是昆明人值得骄傲的地方。
    19世纪的上半叶,票号、钱庄大量出现在昆明,在《新纂云南通志》中就有记载:“……本省钱庄,大都规模简单,惟昆明为发达。清代末叶,南门马市口一带,无虑数十家之多。”当时的金融业还是具有相当规模的,我们最近在中央电视台播出的长篇电视连续剧《钱王》中便可看到,当时被美国《财富》杂志评为世界第四富的云南红顶商人王炽创办的同庆丰(天顺祥)就设在那一带。当电视播出的那一时期,昆明人的脑海中总是浮现出当年王炽举着火把照着伙计们连夜搬运货物和银子的情景;光绪末年,昆明的老字号糕点铺“吉庆祥”在马市口正式开张,从此昆明人开始吃上了美味的鸡蛋糕和芙蓉糕等等,在中秋时节还可以品尝到火腿的月饼。这“吉庆祥”今天仍然在那里风风光光地做着自己的生意;清代中期,昆明的书店比较集中,主要就在马市口、华山南路、三牌坊一带的几条街道上,有名的像“务本堂”、“鸿文堂”、“文雅堂”、“文渊堂”等等,而且装裱店也很多,名人的字画时常可以见到,当时这一带充满了很浓厚的文化气息;1901年,法国人在五华山旁边的华山西路的升平坡也就是靠近永历帝遇害的地方开办了一家“大法施医院”,后来改名为“法国医院”,它是昆明历史上的第一家西医医院,这也就是现在鼎鼎大名的昆明市妇幼保健院,许许多多的昆明人和他们的后代们都是在这里发出人生第一次啼哭的……
    这一切的一切,改变了我原来对于五华山的那些比较肤浅而错误的认识。
    其实还有一件事情是昆明人所不会忘记的,那就是在过去的很多年里,每每在重大节日特别是在国庆节里,昆明人都可以从五华山看到五彩缤纷且绚丽夺目的礼花的不断升空,它们几乎照亮了整个昆明市黑暗的夜空。后来曾经有一次因为住在原来的老岳父家里,所以得以在国庆节的当晚站在五华山省政府家属区宿舍大板房的屋顶上和很多人一起分享礼花给我们带来的快乐,当时那所有的礼花伴着隆隆的响声都几乎是在我们每一个人的头顶上纷纷盛开并且又近距离地十分缓慢地落了下来,它在半空中停顿定格的一刻仿佛也就在瞬间照亮了一切,当然这其中包括了过去和现在,包括了昨天的历史和今天的幸福生活,还包括了我们每一个人真实的内心体验。
    那是我一生中和五华山走得最近的一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联系我们|云南知青网生活娱乐频道  

GMT+8, 2019-10-22 10:02 , Processed in 0.331138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