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知青

社论与评论

   

 

中国知青运动,始于1968年岁末,面滥觞远矣。至1969年春,云南高原,千军纵横,风起云涌,为中国知青人数最众的省区之一。34万云南及省外(北京、上海、四川等)知青汇聚滇边,挽瑞丽江流,谒高黎贡雪,濯澜沧逝水,伏版纳丛林,战苦厄,斗恶疾,更有牺牲悲歌,捐躯慷慨,迄今三十余年了!

 

云南高原是红土的高原,是精血凝固的古陆。云南有“边疆”的地域定位,这与中国古老的历史情节——民族的远徙和流沛——再与数十万的知青落籍相映照,很能激发烂漫的猜念。然而,知青与这片土地的结合,却是从某种动荡、混沌,甚至真实的苦难开始的——正是云南边疆各民族群众以温敦、博大的胸怀接纳了他们,使他们立足土地,初学人生——这一点,这些“孩子”永远未敢忘却。

 

知青,也以他们所拥有的知识和文化,如同捧出一只美丽的蝴蝶,连同他们富丽的想象献给了那方兰色的天空,献给了西双版纳、勐巴拉娜西四季而开的绚烂鲜花,进而,他们之中有的人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如同那风折的稚嫩叶芽,将浅淡的生命之水,永远地融入了那里无涯的绿野

 

90年代开始,昆明结袂上海、四川、北京知青,以数百、数千的规模,浩浩荡荡“返回第二故乡”,此起彼伏,未有终结、当地政府和各族百姓,壅山塞道,盛会迎迓,红土亢奋,高原举樽,一代人和一方土的生命连接,突然显现!这是中国文化史中未有的风景。

 

“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虽有“文革”驱动的背景,或则,一个风送彩云的高原也未曾使这“背景”移动,但1700万中国知青青春与热血的活动,绝非简单的苦难复写,既是生命,既是热血,就有它必有的光彩。正视历史,不等同轻拂;透视历史,不等同微茫。

 

当年的“知青”人还在,却已迈过了中年的门坎(进入老年),他们有了新的经历和新的人生,今天来看他们自己,会有不同的态度、不同的判词和话语。

 

知青的历史,属于至今,属于至今仍在延续的进程,属于相关的家庭父母、兄弟姐妹,甚至属于于此不相关的采撷者——它在一次历史情感、理念性的大动荡中,连同它所代表的精神沉积下来,如同岩理不可剥离。

 

经历了中国变化最大的几十年,回首往事,悠然见者谁?豁然得者谁?都不必预见。但,拥有真实,拥有土地,拥有天空,就拥有世界。

(原昆八中知青 黄尧 作于1999年。2007《云南知青》杂志创刊号序言)

(文字录入:文)

 

点击进入

 

点击进入

 

  返回前页         ←我要发表文章评论(请进)